《魔间录》*霄罗糖3
8/354

《魔间录》*霄罗糖3

  

  说来有这么一天,住在恍如仙境里恩爱似火的那对夫妻突然闹起了别扭。

  

  

  要说缘由嘛……自然是因着一个人的到来所闹起来的。

  

  

  那人正是他们的儿子,东陵翼。

  

  

  人家挂念二老,才想着前来看望。不想屋内所谓虽一把年纪却容颜未老的爹娘正亲热着呢,好巧不巧被他生生撞破了。

  

  

  只不过香艳的一幕是没看见,但一进屋撞见二老发丝微乱衣衫不整,外加父君玄霄一副怨念的小眼神儿,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自己八成是坏爹娘的好事儿了。

  

  

  于是接下来就可以看到,母亲东陵轻罗各种对自己儿子嘘寒问暖,父亲玄霄却是处处挑儿子的刺儿。

  

  

  三两句还好,越到后面越是过分了。甚至听到最后,已有逐客令的意味。

  

  

  东陵翼本是笑脸迎合母亲,身后却似是被淬了层冰般寒得刺骨。轻罗这下说什么也不干了,略过难得来看望他们一回的儿子,与自家夫君吵了起来。

  

  

  “玄——霄——,你什么意思?翼儿难得来看我们一回,你这做父君的不欢迎也就罢了,还要赶他走?”

  

  

  “……娘,算了。”

  

  

  “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虽然玄霄全程一言不发只是单方面的受气包,可东陵翼是头一回见自己母亲发那般大的火。夫妻之间本该和和睦睦,因他的出现让这两人闹得这么凶,这可叫他苦不堪言。

  

  

  “你居然还不肯还嘴?故意气我是吧?!”

  

  

  当初他们便是因着孩子的事儿足足闹了有八年之久,眼下好不容易才缓和这层关系,不想今日又要闹得不可开交。

  

  

  “……娘,这是我给你们二老带的礼物,你们看着收下吧。我就先走了,省得在这儿碍你们眼。”

  

  

  “欸不是,翼、翼儿!”

  

  

  哪晓得轻罗气得心肝儿疼时,东陵翼甩下来时所携的礼品后便开溜了,全然没给轻罗将人留下的机会。

  

  

  望着那抹匆匆腾云而去的身影,轻罗极为落魄地回过身来。她看了眼依旧无动于衷的某人,索性收起礼品哼了一声便将自己关进寝房,不肯再出来了。

  

  

  玄霄也自认理亏,可媳妇儿正在气头上,他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就算现在进去,也只会蹭一鼻子灰出来。

  

  

  如是,二人就这么僵持到正午之时,里边却半点动静都未曾听见,玄霄终于还是坐不住了。举步至房门前,抬手正要叩门,谁知门竟从里边被打开。

  

  

  轻罗抬眼看了看他,脸色一变,刚要关门,玄霄眼疾手快抵住门板,迅速从门缝挤进房内。

  

  

  “你放开我,我不想理你了——”

  

  

  “轻罗、轻罗我知道错了。”

  

  

  “你知道错了怎不和翼儿道歉去?和我说这些有用么??翼儿会回来么??”

  

  

  玄霄紧紧抱着轻罗,像在安抚一只焦躁不安的小野猫般,难得这般细心耐心。

  

  

  “……他都走了。下回吧,下回我会与他好好谈谈。乖,别生气了。生气对身子不好,不利于生孕。”

  

  

  轻罗听完又气又笑道:“你开什么下三滥的玩笑?孩子们都那么大了,还要生……?也不怕他们笑话我们?”

  

  玄霄脸不红气不喘正儿八经道:“你不是总说我不会带孩子?当初确实是我不好,没管好孩子。所以趁现在还能生时再生几个出来,也恰好图个热闹。”

  

  

  “……没脸没皮,我说不过你。”轻罗红着脸小声嘟囔了一句。

  

  

  “说来,那小子送了个什么东西过来?”

  

  

  “喔,一个是千年水晶制的冰莲挂坠,是送我的。还有一个用小瓷瓶装的不知是什么……”

  

  

  轻罗说着取出那瓶物件,揭开瓶盖的一瞬间,一股幽香缓缓冒出。玄霄眉头一皱,伸手夺过瓶子迅速将瓶子盖上。眼角余光瞥见瓶身标明的小字后,愣了愣,忽然嗤笑道:“这个臭小子,尽会耍些小聪明……”

  

  

  轻罗倒是没听见玄霄自言自语,只觉得东西被夺了去心下有些不悦:“怎么了?多好闻的香料……”

  

  

  玄霄反手将东西收了,继而风轻云淡道:“没什么,这东西不能多闻。先收好,该吃饭了。”

  

  

  “……好香啊,你都做了什么菜?”

  

  

  “很多,全是你爱吃的。”

  

  

  轻罗听到有她爱吃的菜,瞬间将先前一肚子的火气抛之脑后。她吃得开心了,一旁的玄霄也看得开心。

  

  

  饭后她拉着玄霄出门散步消食,可散完步回来,却觉得浑身燥热得厉害,如是她打了桶水准备泡澡。

  

  

  不想刚褪去几件衣料,房门就被推开,她下意识遮掩住身体大叫道:“你怎么进来了?我要泡澡,快给我出去——”

  

  

  “……娘子,我只想告诉你,泡澡是解决不了你浑身燥热的问题的。”

  

  

  “你怎么知道……?不对。话说我好似就是吃了你做的饭后才,该不是你搞的鬼吧?!”

  

  

  玄霄三两步上前将人打横抱入怀中,轻轻一笑意味深长道:“关于这个,你该去问翼儿那个臭小鬼了。”

  

  

  轻罗被他抱着,浑身竟是愈发使不上劲来。可又意外发现,对方身上的温度比她先前准备的温水浴凉爽了不知多少。

  

  

  这男人说的什么?她该找翼儿问去……?这又关翼儿何事了?

  

  

  ……对了,那瓶被这男人收走的熏香?!

  

  

  理智正逐渐崩溃,身子似软成一滩烂泥,只能紧紧吸附在对方身上。迷迷糊糊间,自己好似……在扒他的衣裳?

  

  

  玄霄则任由轻罗扒他的衣裳,抱着人走至榻前将人放上去,“那瓶熏香,名为卿合。原本是合欢树上的花所携,可令男女催生行房之事。但后果是易伤肝火,后几日一蹶不振。”

  

  

  “而卿合,是其多次改良后的杰作。虽同样易催发男女之事,只不过药效轻缓有度,不会即刻催发,寻常难以察觉。最适合……”

  

  

  他轻笑一声,补道:“夫妻之间调情。”

  

  

  轻罗一边心里克制自己想法,一边手上的动作怎么也忍不住。

  

  

  翼儿这孩子,这回真是把她给坑惨了……

  

  

  她无奈不已,咬了咬唇,又气又急道:“说那么多做什么?快帮我解了……”

  

  

  以下省略一千字(滑稽)

(本章完)

下载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排行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二维码
Android版 IOS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