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1/32

引子

  天青草原之上,残阳如血。此刻在东北面的一处高坡之上,一名鹤发老者单膝着地,散开的银丝遮挡住了绝大部分面容,让人看不清究竟。紧握在右手中的雕龙长剑大半截没入地底,猩红的鲜血染遍了破旧的长袍,早已分不清原有的色彩。而在他的四周,同样是有着八名狼狈不堪的武者手持各色武器,封锁住了四面八方。

  “夕元,还不放下武器,束手就擒?此刻的你早已是强弩之末,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正西方向的一名青袍老者神色冷峻,声音十分沙哑。

  “哼!就凭你们几个鼠辈?”夕元冷笑,心中却是一叹。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吧?”夕元喃喃自语。

  “老东西你也有今天!哈哈……”西南方向的老人浑身包裹在黑色斗篷之中,声音透着一股阴柔,叫人看不清虚实。

  “牧灵,你还跟他废什么话,一起上,杀了他!”西北角上的魁梧老人提着宝刀,眉宇之间满是煞气。

  “迟则生变,上!”伴随着青袍老者一声大喝,八名武者立即拿出各自绝学,准备给予夕元致命一击。

  察觉到四周的灵气波动,夕元缓缓抬起头来,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决绝。既然如此,那就玉石俱焚!

  伴随着夕元缓缓的起身,一身衣袍无风自动,强大的劲气拔地而起,隐约之中竟是有着一条虚幻的苍龙之灵冲出体外,直上云霄。

  “什么??!这……难道是武灵!”牧灵大惊失色。

  “该死,怎么会这样!柳长老,现在怎么办?”魁梧老人看向青袍老者同样也是大吃一惊。

  “不可能,他如果真的晋入凝灵境,只有我们逃的份!”柳长青胸前指印翻飞,显然不为夕元制造出来的气势所动,“别管他,全力出手!”

  众人听到这里,心下稍安,连忙加速催动灵气,生怕有什么变故发生。

  这该死的老匹夫有古怪!柳长青心里在嘀咕,他做事向来谨慎小心,而就在刚才,那苍龙虚影破体而出之时,他明显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虽然手中的杀招依旧在继续,柳长青还是谨慎地后退了半步,分明是没有必胜的把握。只不过众人都专注于手中的杀招,以至于对柳长青的这个小动作浑然未觉。

  最好你们碰个两败俱伤,我柳家也好坐收渔利。柳长青在心里盘算着。

  只见夕元将长剑插入地底,运转灵决,手印变换,那出体的苍龙虚影似是受到某种召唤,咆哮着一头扎入长剑之中,一时间金光大盛,长剑迎风暴涨,一声清锐的龙吟之声蕴含着无尽威严顿时从四面八方传来。与此同时,八道绚丽的攻击如狼似虎般扑面而来。

  “爆!”夕元大喝一声。雄浑的声音之中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盘龙巨剑应声而裂,爆炸产生的高温立即点燃了狂暴的灵气,只是瞬间火焰便吞没了八道凶猛而来的灵气匹练,席卷了方圆百米内的一切……

  风尘过后,一切重归平静。

  残月初升,圣洁的光芒盈盈而下。落在了天青草原之上,使之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先前大战之处一片狼藉,原先的高坡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深达十米的巨坑。而在巨坑之中,并未发现夕元的尸体,只有一层松软的泥土,四周静的可怕。

  突然,一点天青色的光芒突兀地出现在巨坑的边缘,打破了原先的平静,紧接着,一点两点四点越来越多,终于是汇聚成了一个巨大耀眼的光球,又似是出口,片刻后一道身影从光口中踏出。

  伴随着人影的出现,光球开始缓缓收缩,最终凝成一个光点,一闪之下,不复存在,仿佛从未出现过。

  那是一名虎目龙须的白发老人,细细端详,竟是能够发现在他的周身之上笼罩着一层祥和的光晕。

  此刻,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主宰天地之感。

  老人盯着巨坑沉吟了片刻,突然大手一台,坑中的泥土瞬间被强劲的风力吹的四散开来,露出里面的一道身影。

  “这老小子!怎么就没死呢。没死就没死吧,偏偏还在最后关头突破了!害我又要跑一趟!”老人喃喃自语,那脸上的表情是要多不爽有多不爽。

  夕元的食指微微一动,片刻之后吃力地翻过身来,仰面躺在了坑中,气息沉重。

  “小子,没死就别躺在那装!”坑边的老人淡淡道,语气之中透着一股冷意。

  听到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夕元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这又是谁要我的命来了?想到这里,夕元的胸中顿时凉了半截,只见他右手捂胸,缓缓地从地上坐起,冷冷道,“动手吧!”

  “哼!”老人的神情之中带着一股不屑,“我可不是来杀你的。”

  “不是杀我,难不成是来救我?”夕元自嘲地笑了笑。

  “自然不是。”

  “既不是杀我,又不是救我,那你是要干什么!”夕元的声音已是带着一股怒气,此刻的他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对方这分明是在戏弄他,这样的恶趣味真是让人恶心。

  “我来送你走。”依旧是淡淡的语气,显得古井无波,让人看不透他的真实意图。仿佛刚刚喃喃自语,一脸不爽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夕元一愣。

  此刻的他已然用左手缓缓撑着自己慢慢起身,指尖渐渐脱离地面,“哦?送我离开?”夕元的语气之中夹杂着一丝嘲讽,“只怕是来者不善吧!”

  因是背对着老人,夕元尚未一睹来人容貌,只是听声音,觉得十分陌生。

  在他的印象之中,天青九族的各大族长,长老之中并没有这样一号人物。而天青地界千百年来从未有过外人涉足,此人究竟是谁呢?思及此夕元冷冷道,“你是柳家人还是秦家人?”思来想去,只有这两个家族还有可能有隐藏强者。

  “不用猜了,我不属于你们天青九族。”老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他挥了挥手道,“我答应了人,要送你离开天青地界。”

  “什么人?”夕元疑惑道。莫非真是我猜错了?难道他真的不是来杀我的?此刻他已转过身来,一对虎目直勾勾盯着眼前的老人。

  “你没必要知道。”说着老人一挥手,先前的光门重新出现在老人身后,老人转过身缓缓踏入其中,“这是通道,天亮之前必须离开,否则,杀!”最后一个杀字明显带着一股灵力波动,震的夕元五脏六腑一阵翻腾。

  待夕元重新缓过神来,老人早已消失不见了。

  “老不死的,你要送我去哪里?”夕元大声叫喊。可是回应他的只有耳畔的风声。

  “该死!”夕元叫骂一声,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事:那老不死的刚才叫我“小子”?他有多大!先前没太注意忽略了这些无关急要的东西,然而此刻的夕元显然是回过味来了。

  离开?莫非是天青崖下,外面的世界?“咳……”一股鲜红从嘴角溢出,夕元抬手一抹,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厉:柳家,很好!这笔账我迟早要好好跟你们算算!“咳,咳,咳……”再次吐出一大口鲜血。夕元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算了,先调整一下再说。思及此,夕元盘腿坐下,一边检查自己的身体情况,一边恢复自身灵气。

  三个时辰之后。

  灵气恢复不足三成;武灵破碎,三月之内难以恢复;浑身经脉断裂的断裂,堵塞的堵塞,再加上各种内伤外伤。想到这里,夕元深深皱起眉头。

  东方已现鱼肚白。

  天要亮了,原本还想回去看一眼,现在怕是来不及了,夕元暗自沉吟。

  算了,有六弟在想来无碍!想到这里,他缓缓站起身来,双眼轻闭,再次睁开时,一抹精光闪过,十指紧握成拳:玄儿,你一定要等爷爷回来!柳长青,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旋即头也不回地踏入通道之中……

  耳畔,那名神秘老人的声音再次传来,“人类小子,天青崖外危险重重,你好自为之……”

  “你才是小子!”夕元头也没回,那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就算他回头也看不到那神秘老人。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踏入通道的同时,一名头戴银色双龙戏珠冠的青衣童子蓦然出现在通道前方六七米处悬空而立。

  “等等,那老不死的竟然不是人!”夕元大吃一惊,“莫非他是……”

  “哼!”青衣童子嘟起小嘴,胖嘟嘟的小手轻轻抬起,随后一指点出,“敢骂我,看我不收拾你!”

  “啊!”通道内立即传出一声惨叫。

  “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青衣童子小嘴一撇,“真不好玩!”随即一转身,消失在黎明之中。

(本章完)

下载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排行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二维码
Android版 IOS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