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请记得曾经有人爱你如生命(1)
110/120

第十六章 请记得曾经有人爱你如生命(1)

  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舒雅望,这个世界上,没人比唐小天更爱你。

  (一)

  不知不觉,已经入冬了,天气寒冷了起来,屋外的树似乎在一夜之间都变得光秃秃的了,满院的草地上落满了焦黄的叶子。

  单单裹着披肩,坐在落地窗前望着屋外的帮佣,她正在熟练地扫着落叶,一阵冷风刮过,叶子又乱成一片。

  帮佣慌忙用扫帚把叶子压住,就在这时,院门外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请问,单单是住在这里吗?”

  单单连忙从落地窗边闪开,躲在墙后面,那中年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些日子已经把她手机打到爆的唐妈妈。

  唐妈妈的表情似乎很焦急,确定了单单住在这里就立刻往里闯,帮佣阿姨拦了几次没拦下来,被她推开了。唐妈妈进到屋里,用带着点哭腔的声音大声喊:“单单,单单你快出来,出事啦。”

  单单默然地从二楼走下来,静静地望着她,没有像平日那般亲热地迎上去。

  单单几近一个月没睡好了,她的眼睛下面有着深深的黑眼圈,好几日没梳理的头发有些散乱地披在背上,脸色苍白得可怕,她比上次从唐家离开的时候瘦了很多。

  唐妈妈看到她这样,立刻心疼得上前两步,想拉着她的手,和她像往常那样说说话,可单单却躲开了。

  “你这孩子,怎么弄成这样。”唐妈妈抹了一下眼角说,“小天要是欺负你了,你和阿姨说,阿姨帮你做主,帮你收拾他,可别闹脾气了,你看看你一个月不理小天,他都急得出事了。”

  单单冰封的表情,在最后一句话落下之后,立马碎裂了,她连忙紧张地问:“他出什么事了?”

  唐妈妈伤心地说:“昨天晚上他和队里的人出任务,被歹徒用刀子捅了,现在在医院急救呢,你快跟我去看看他吧,他一直叫着你的名字呢。”

  “真的吗?怎么会被捅呢?他的身手不是很好吗?”单单听唐妈妈这样说着,立刻焦急又担心了起来,连忙拉住她的手道,“那快走吧,快去看看他。”

  “哎哎。快走。”唐妈妈见单单还是那么担心唐小天,忍不住又露出一丝放心的笑容。

  其实唐小天那天回家,什么也没说,只是和他爸爸说,喜帖不用发了,和她说,把预订的酒店取消。这简直是个重磅炸弹,把她和老唐都炸傻了。

  她连忙给单单打电话,那头却关机了,她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六神无主。结果没过两天就听说舒雅望那个丫头回来了,她简直恨得牙痒痒啊,那个死丫头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挑小天要结婚了回来!

  好好的事都给她搅黄了!这个死丫头!这个扫把星!害死了夏木还不够,还想害得小天孤独终老!害得他们老唐家断子绝孙啊!她怒不可遏地上门闹了一通,唐小天死拖活拉把她拉回来了,她气得一个月都没和儿子说话,把他赶出了家门。

  结果,昨天大半夜他队里的同事来电话,说唐小天受伤了,让她赶快去医院,她这才慌了,好在医生说没扎到要害,只是失血过多,还在昏迷中。

  看着病床上的唐小天,她是又疼又气。

  再一想,这不是一个让单单心疼,让他们复和的好机会吗,所以天一亮就跑来找单单了,她急切地希望能把她的准儿媳妇再找回去。

  单单连衣服都没换,就穿着家里的睡裙,套了一件长款的羽绒服,开着车,拉着唐妈妈急急忙忙赶去了医院,等到了病房门口的时候,才忽然懊恼地想,自己真是一个不长记性的东西。

  怎么又来了呢?

  可是他在里面啊,他受伤了,唐妈妈说他在梦中叫着她的名字啊……

  她怎么可能控制得住自己不来看看他呢?

  只是看一眼,看一眼就走,不要抱有幻想,不要再恋恋不舍,看他一眼就走。

  单单走进病房,病床上的男人紧紧地闭着眼睛,英俊的面颊似乎消瘦了一些,一直短短的头发也长长了不少,盖住了饱满的额头,一向健康的古铜色皮肤,现在也变得苍白了。

  单单心疼地抬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他的脸颊,这一个月,他似乎也过得很不好。是否有一点点是因为她呢?

  有一点点因为她离开了,才过得不好?

  就在这时,唐小天有些干裂的嘴唇缓缓张开,喉结蠕动着,似乎吐出了一个很小的声音。单单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她微微弯下腰去,将耳朵附在他的唇边,听到他用干涩又痛苦的嗓音叫了一声:“…望……雅望。”

  这一声,太过清晰,连站在一边的唐妈妈都听得清清楚楚。唐妈妈捂住嘴唇,忍不住使劲儿地在唐小天毫无知觉的身体上打了一下:“冤孽啊!冤孽!”

  单单并不意外,也不觉得难过,她的心脏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疼痛。

  她知道,她会因为唐小天过得不好,而唐小天,只会因为舒雅望而过得不好……

  “就这么爱她吗?爱到如此无法自拔?”单单轻声在唐小天耳边问着。

  唐小天在昏迷中,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一声声让人心碎的“雅望”和眼角落下的泪水,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

  “想见她吧?明明近在咫尺却不能见她,很痛苦是吧?”单单抬手,轻轻拭去他眼角的泪痕,半垂着眼睛,轻声地低语着,这样的痛苦她太明白了。

  清醒着会疼,就算连睡着了,也会疼得流泪。

  她慢慢直起腰来,抬手,轻轻揉了揉唐小天的头发,就像他经常对她做的那样,轻声说:“别难过,小天哥哥,我会让你见到她的。”

  单单说完,缓缓直起身子,一步步走出病房。

  这一次,唐妈妈没有阻止她,她已经没有脸再留住这个女孩了。

(本章完)

下载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排行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二维码
Android版 IOS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