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人生的出场顺序那么重要(4)
99/120

第十四章 人生的出场顺序那么重要(4)

  (三)

  深夜,唐小天独自来到一个叫杏花公园的地方,这些年,他经常来这里,看看这里的花,这里的树,这里的凉亭,这里的湖泊。

  每次来到这里,闭上眼睛,似乎总能清楚地记起那个女孩在他耳边说的每一句话。

  十年了,就像单单说的,她用十年也没能打动他,而他用十年,也没能忘记另一个人。

  十年,似乎弹指一挥间而已,十年,似乎又漫长得无边无际。

  在这寂静的十年里,他的身边,似乎听不到除了单单以外的声音,可是今天,那个声音也对他宣布,她要离开了。

  原以为自己会轻松一点,却忽然觉得安静得可怕。

  唐小天缓步在杏花公园里走着,停在一个八角亭边上,抬头望着凉亭上,那用黑色的草书写着“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的牌匾,久久未动。

  每次看到这个牌匾,就会想到舒雅望曾经红着脸,轻笑着在他耳边说的那句: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每次想到这里,他的心依然悸动不已。

  可每次,也会因为这句题词,瞬间想到夏木,这个公园真正的主人。

  唐小天走进凉亭,轻轻地闭上眼睛,脑海里一直闪过这些年的事情,每一件,每一件,都像电影一般在他脑中回放,关于夏木的,关于舒雅望的,还有,关于曲蔚然的。那些人,已经在他的生活里消失了十年,可所有的事依然就像发生在昨天,他的时间好像随着那些人的离开,早已经静止了,而他身边的人,正一天天地老去,一天天地长大。

  父亲已经从部队退休,每天拎着鸟笼去河边和人下棋,为了一个棋子和人争论不休。

  母亲的头发已经花白,每天依然准时出去买菜,只是每次见到有老太太抱着孙子孙女从她面前经过,总会又欢喜、又羡慕地绕着道走。

  张靖宇的儿子已经上了小学,每天调皮捣蛋让他操心,喝酒的时候他的嘴巴里除了他的儿子,似乎已经没有别的话题。

  那个剪着娃娃头大眼睛的女孩,早已退去少女青春的活力,穿衣服的颜色也渐渐从粉色系,变得素雅起来,自信明亮的笑容也变得柔和,一发脾气就跺脚嘟着嘴巴的小动作,也已经好久没看见了。

  他们都在改变,而他却没有,他们都在往前走,而他却没有。

  他一直一直站在原地,一步也没动。

  他清楚地记得,夏木葬礼那天,他和舒雅望说了:“我不会等你。”

  可是,他却没有做到。哦,也不能说没有做到吧,只是,他没有想去的地方,所以,还一直留在原地,留在这个公园里而已。

  唐小天又想起了单单,那个女孩,在今天晚上哭得那么伤心,哭得他心都疼了。其实他也好想大哭一场,然后学着她那样,潇潇洒洒地放弃一段求而不得的感情。

  可是他做不到,最疼的那些日子早就过去了,现在的他,不过是被放在温水里煮着的青蛙,死不了,却每天都很难受,却又说不出来怎么难受。只是觉得,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畅快地呼吸过了,总觉得沉闷闷的,压在胸口的地方,喊不出来也压不下去。

  唐小天用力地深吸一口气,然后吐了出来,望着手里面单单还给他的耳钉和天使小人,想到她还给他这些时说的话,她每天晚上,每天早上都在想着他吗?想着那些她和他的可能?

  其实,说他没想过,是骗人的。多少次,在同事劝他的时候,在母亲怒骂的时候,在父亲喝着酒暗示提点的时候,在同学聚会上看着别人拖家带口的时候,他都想过,算了吧,就这样吧,跟她在一起吧,这么好的女孩,这么爱他的女孩,他有什么不满足呢?

  可是每次,心里却又有另外一种声音在问他:如果跟她在一起,你就必须全心全意去爱她,呵护她,不让她受一点点伤害,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彻底忘记另外一个人,你做得到吗?

  每一次,他在心里回答的声音,都是否定的。

  可是今天,那个否定的声音,似乎变得不再坚定,而另一种声音鼓噪着他,焦急地质问着他,为什么不试试呢?试着忘记她,试着去当一个薄情的、健忘的男人,试着去接受,一个爱了你这么久的女孩……

  唐小天在黑暗的凉亭里,睁着眼睛,安静地坐了一整晚上,只是在这安静的表象下,他的心里却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蒙蒙亮了起来,鸟儿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地叫着。公园里晨练的人多了起来,成群结队的老头老太太们在打着太极拳,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宝宝走来,宝宝只有一岁左右,还不会走路,宝宝的爸爸弯着腰牵着他的手,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小宝宝极其兴奋地呵呵直笑。宝宝妈妈快步走到前面,拿着手机对着父子俩温柔地叫着:“宝宝,看这里,看妈妈,看妈妈。”

  小宝宝伸着舌头努力地望着妈妈,宝宝的爸爸也对着镜头做着鬼脸,宝宝妈妈呵呵大笑,“咔嚓”一声拍下了这一刻。

  唐小天安静地看着这一幕,晨光柔柔地照着他憔悴的侧脸,他垂着眼睛沉思了很久,缓缓站起身来,似乎下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

(本章完)

下载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排行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二维码
Android版 IOS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