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奇怪的小女孩(7)
7/120

第一章 奇怪的小女孩(7)

  (七)

  市中学的门口,单单依然梳着两个马尾辫,穿着粉色的小花裙,打着小红伞等在门口。昨天那两个哥哥叫她先回家,今天再来等消息,她怕出什么意外,早早就等在学校门口,紧张地往里面张望着。

  没一会儿,学校里冲出一个人,他把书包顶在头顶,在雨中跑得飞快,脚步轻快,动作潇洒,似乎非常享受这一场老天赐予的淋浴。

  他冲到单单面前,蹲下身来,冲着她笑,眉眼弯弯,笑意浓浓,语气轻快地说:“单单,等很久了吗?”

  单单摇摇头,用力伸着手,将自己的小红伞往他头顶上打了打,想要帮他挡雨。唐小天笑了笑,一把将她抱起来,将伞的作用率发挥到了最大:“走,带你去我们教室等。”

  单单一手撑着伞,一手圈着唐小天的脖子,有些担心地问:“小天哥哥,你的朋友真的能骗走单依安吗?”

  唐小天安抚道:“当然啦,我朋友既然答应了,就肯定会去做的。”

  单单还是很担心地说:“可是单依安很狡猾的。”

  唐小天嗤笑:“有多狡猾。”

  单单努力地想了想,想不出该怎么形容,于是放弃地靠在唐小天肩膀上:“我也说不清,反正就是很狡猾。”

  就在这时,张靖宇飞奔过来说:“小天,小天,快抱着那孩子躲起来,夏木他们要过来了。”

  唐小天连忙抱着单单躲到树后去,张靖宇也跑过来,躲到边上。

  唐小天好笑地看着他:“你躲起来干什么?”

  张靖宇瞪了他一眼:“这不干坏事吗?我紧张啊。”

  唐小天从树干后往人行道上看,只见远远地,夏木和舒雅望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一个陌生的少年。那少年比夏木矮了一个头,背着书包,低着头,戴着厚厚的黑框眼镜,跟在后面,周身散发着我很好欺负的气场。

  唐小天眨眨眼,很难将这个少年和单单所说的那个狡猾、有心机、坏心眼的单依安联系起来。

  “是不是搞错人了?”唐小天问,“这真是单依安吗?”

  张靖宇说:“不会错的,夏木那小子一整天都没问出单依安是谁,还是舒雅望站在教室门口叫了好几声才把他叫出来的呢。”

  唐小天低下头问:“单单,是他吗?”

  “是!”只听单单咬牙切齿地说,小手在树干上已经抠下了一大块树皮!可见对这个少年恨得有多深!

  唐小天摸摸单单的头顶:“好啦,好啦。别生气,今天给你报仇。”

  单单红着眼睛点点头。

  夜晚九点整,陈苏情焦急地在门口等着,平时这个时候儿子早就已经回来了,可今天,却毫无踪影。她沿着儿子放学的路去学校找过一趟,却一无所获,给儿子的同学打电话,也都说不知道单依安去哪里了。想想现在社会上这么乱,她就担心得不行。

  “刘阿姨,别收拾屋子了,你快和我一起去外面找一找,叫姚司机也开着车子到处找找,这都几点了,还不回来。”陈苏情急红了眼。

  “哎,好好。”刘阿姨拿了伞出来,就要跟着陈苏情出去找。

  单天宇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觉得她有些大惊小怪了:“依安说不定是到同学家去玩了呢,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他就是去同学家玩也会打个电话和我说一声的!”陈苏情瞪了他一眼,“反正不是你儿子,你不着急!”

  “看你这话说得,一直以来我不是把他当亲儿子养的啊。”单天宇说。

  “我不跟你说了,我去找我儿子去。反正不能指望你。”陈苏情刚走到玄关,门就被从外面打开了。陈苏情以为是她儿子回来了,连忙迎上前两步,却看见单单拎着伞,带着一个眉目俊朗的少年走了进来。

  陈苏情冷了脸,冷哼一声:“你还知道回来,这都几点了,天天晚上在外面混到这么晚,也不怕遇到坏人。”

  单单稚气未脱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最坏的人都住进家里来了,我还怕什么。”

  陈苏情有些生气,想教训她一顿,却又急着找儿子,便放话道:“单天宇,管管你的好女儿吧,一点规矩都没有!”

  单单走进客厅,往华贵的真皮沙发上一坐,叠起双手,并拢双脚,背脊挺得笔直,小小年纪却将贵族小姐的气派表现得一丝不差。她微微仰着头说:“您还有心情和我计较啊?不出去找单依安?”

  陈苏情猛地转过身来,瞪着她问:“你怎么知道依安还没回来?”

  单单没回答她,转头望着刘阿姨说:“我的果汁呢?”

  “哎,马上端来。”刘阿姨连忙走去厨房,给她倒了一杯果汁。

  陈苏情见她不紧不慢的样子,气得摔了手上的伞,冲过来就想抓住单单,却被之前跟在单单身后的少年挡住。陈苏情一边推着少年一边怒问:“你怎么知道的?”

  单单喝了一口果汁,不慌不忙地说:“因为他在我手里。”

  陈苏情走过来,怒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在你手里!你对依安做了什么?”

  单单放下杯子,叠起双手,一字一顿地说:“我找人绑架了他。”

  听了这话,单天宇也惊讶地站了起来:“单单,你说什么!”

  陈苏情感觉到晴天霹雳一般,惊得瘫坐在地上:“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把我儿子还给我!”

  单单看到她这样呼天抢地的样子,瞬间感觉有点爽,脸上笑意更大了:“你破坏我家庭的时候,就应该要想到有这个下场。”

  “单单,我告诉你!我儿子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就要你命!”陈苏情又一次扑过去,恨不得把面前的小女孩撕碎了!

  可那女孩躲在少年的身后,依然坐得笔直,高傲地昂着头,摇摇手里的手机道:“你再这么大声和我说话,我马上打电话过去叫人打断单依安的腿!”

  单天宇怒起,指着单单道:“你!你到底想怎么样!赶快把依安放了!”

  单单收起手机,望着自己的父亲说:“爸爸,你很关心他呀,只是不见了四个钟头就这么紧张了。妈妈在医院住了半年了,你可有一丝紧张和担心!你可有想过去看看她!安慰她!你可知道她日日夜夜都在等你!”

  单天宇说:“我和你妈的事是大人的事,你们小孩不要管!你赶快把依安放了,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单单唰的一下站起来,咬着嘴唇,心痛地大喊:“我不管!我才不管什么是大人的事!什么是小孩的事!我只知道妈妈非常非常的不开心!我只知道妈妈非常非常地想见你!我求了你多少次!让你去见见妈妈,去见见妈妈!你就是不肯!就是不肯!爸爸!造成今天这个局面!是你逼我的!”

  陈苏情一听到儿子会受伤,立刻疯狂起来:“什么!什么!单单你不要伤害我儿子!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都给你!”

  单单冷着眼睛望着她,一脸傲气:“你有什么,你的一切都是从我母亲那儿抢来的。那些肮脏的东西我才不要。”

  陈苏情怒喊:“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单单望着父亲说:“我只要爸爸答应,每天都去医院看妈妈。”

  陈苏情连忙拽着单天宇的手臂,哀求道:“天宇,答应她吧,快答应她!”

  单天宇皱着眉,考虑了很久,缓缓开口:“不。我说过,我和她永世不相见。”

  单单的眼眶瞬间红了,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爸爸,你今天不答应我,我真的会杀了单依安的!”

  “你要杀谁?我吗?”一道淡定悠闲、和房间里气氛格格不入的声音传了过来,玄关的黑暗处走出一道身影,那身影在黑暗中说,“小妹,你不会真以为凭那两个人就能困住我吧?”

  单单忍不住上前一步,抓紧唐小天的手,身子靠在他身后,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单依安,单依安!是他回来了!

  她就知道!这个狡猾的家伙,就算把他丢入地狱,他也能爬回来!

(本章完)

下载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排行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二维码
Android版 IOS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