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宝物
10/43

第十章  宝物

  白仞挡住追上来的火妖,跟他战斗百十个回合,最终打了个两败俱伤。

  他衣衫被烧成了乞丐装,来到他们面前道:“快!趁他休息的时候,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李小君听后笑了笑,就跟着他们跑,当他们跑到一颗大树旁时,冷金学就停下了脚步,他看着比记忆中还要高大的树,阴沉道:“更危险的东西要来!”

  李小君无力的躺在粗大树根上,道:“累死我了,我是不跑了!”

  洛殊没有看他,对冷金学道:“我们要阻止火妖进来,否则此树一旦着火,我们根本逃不出去!”

  冷金学看向他道:“你有办法困住他。”

  洛殊听后看向了李小君,冷金学也看向了他,走到他身边道:“把你的玉佩拿过来,挂在洞口。”

  李小君听后看向他们,看他们依然坚决的看着他,他无奈的摘下自己的玉佩,道:“这个给你们了,你们可要保护好我的安全啊!”

  冷金学听后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他拿起玉佩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挂在洞口中,他刚固定好玉佩!

  火妖就冲了过来,冷金学退后了一步,看着被困住的火妖,果然,这玉佩的力量就是强大。

  白仞看到后,对李小君怒道:“你有这么强大的玉佩,为什么不早拿出来!”

  李小君看向他冷道:“这是我的护命符,我为什么要早拿出来。”

  冷金学看了一眼白仞,就走到李小君身边道:“从现在起我来保护你!”

  李小君冷笑了一声,拿什么保护他。

  火妖冲不开玉佩的力量,便安静的蹲坐在那里,而他们刚要走,树枝便动了起来!一根树枝直袭背着箭筒的女子,女子反手就射了一箭,此举更是激怒了树,有一根粗壮的树枝以极快的速度朝她袭了过去,打掉她手中的弓箭,卷住了她的腰。

  他的同伴举刀砍断了树枝,拉过女子戒备的看着周围的树枝。

  消停一阵的树,突然动用无数条树枝,缠上几人,瞬间众人各显其能,就连蔡小珍就拿出匕首挥舞了起来!

  李小君虽有灵力在身,但能用的极少,他阻挡了几次之后,认命的摇了摇头,谁让他一无刀剑,二无匕首呢!

  冷金学挥手一指,一道灵气砍断了树枝,冷道:“你都不会用灵力凝结成刀,击断树枝吗?”

  李小君听后皱了下眉,谁知此树更为厉害的在后面呢!

  洛殊惊道:“金学!为什么这些树枝都带着刺!”

  冷金学冷道:“我也不知道!”

  李小君左躲右躲,再也不有所掩饰,他脚踩树枝,飞快的躲过一根又一根朝他而去的树枝,几个来回后,李小君看向身后打结的树枝,准备笑着走人,转头就看到一根粗枝朝他袭来,他后下腰躲过,那树枝竟然改变方向向他抽来,他一个旋转,躲过树枝,看这枝头不放弃依然找他麻烦。

  他脸色一冷,划破手指,凝聚灵力于手中,在半空中划了个几下,点向袭上他的树枝。

  树枝像是被灼烧了一样,冒起了烟,缩了回去。

  看得呆愣的白仞他们,被树枝缠的紧紧的,他吼道:“李小君!你有能力为什么不早使出来!”

  蔡小珍都怒道:“操!李小君我以为你是个无能的。”谁知道你竟然比学长都强。

  只有洛殊和冷金学冷静的对视了一眼,盯着安静下来的李小君不放,李小君拍了拍手道:“还不到我出手的时候吗?”

  冷金学看着他,吼道:“小心!”

  原本被李小君灼伤的树枝缩回去了,可那树像是有智慧似的,从李小君背后悄无声息的伸出了更粗糙的树枝,等冷金学他们发现的时候,那树枝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袭上得意的李小君!

  冷金学眼睁睁的看着那根树枝,插入李小君的身体。李小君回头还没看到什么东西,就感觉到一股剧痛,而后失去了意识!

  而于此同时正在睡觉的李夜,突然感到一阵心痛,他算了一下,发现自己儿子的封印裂了个缝,他担心的下床走了走才闭上眼,天意啊!有些事是躲不了一辈子的。

  冷金学洛殊他们看着,原本缠着自己的树枝,突然全部缩回去了。赶紧跑过去,看向倒地的李小君,冷金学抱起他,看向他的后背,发现他的后面血淋淋的,眼神深邃了许多!

  蔡小珍吓得快哭出来了,她喊道:“李小君,你没事啊!”

  白仞和另外几人站在那里警戒,以免树枝突然袭击。

  洛殊看向昏迷的李小君,不解看了看周围,这树为什么突然停止进攻了。

  冷金学沉默的看着怀里的人,过了一会见他醒来,问道:“你没事吧!”

  李小君看了看他们道:“出了什么事了?我后背怎么那么痛!”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道:“啧!竟然被树给偷袭了!我怎么没死啊!”

  蔡小珍擦了擦眼泪,道:“去!少胡说,没死是你命大!”

  冷金学看着他沉声道:“你有祖传的法术,还有父亲一定是天师,不然妖树不会见到你的血液,突然停止进攻的。”

  站起来走到树边的洛殊,看了看道:“不错!你把树伤了,伤的还不轻。”

  蔡小珍听后瞪大眼道:“你的血可以驱邪,你等着!”说着她就翻找瓶子,拿过瓶子就到他后面接血,道:“别浪费啊!”

  冷金学看着她的举动皱了皱眉道:“没用的,这血一旦离开身体,效力就会越来越低!”

  白仞看向洞口,自从树受伤之后就离开的火妖,走到洞口拿过玉佩道:“你这玉佩是你爹给做的。”

  李小君看向他手中的玉佩,想要拿过来,但是他动不了,而此时,白仞手中的玉佩,突然发光飘了起来,飞回李小君的手中。

  冷金学看到后眼里有些欣赏,他赞叹道:“令父一定功力极高的天师!”

  李小君听后看了看手里的玉佩,又看了看他,他怎么没觉得自己父亲的功力高!想着就站了起来。

  他突然感觉到后背一痛,又站不住的倒了下去。

  冷金学皱着眉头,扶住他道:“你受伤了,别乱动,还有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说着就扶着李小君准备走人。

  洛殊道:“给他上完药再走吧!不迟。”

  冷金学看了他一眼,就放下李小君,撕开他的衣服,拿出药给他涂了上去。

  这伤看起来恐怖,其实只是露出骨头而已,如果不是他的血伤了树枝,他的身体会被穿透的。

  李小君皱着眉头,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那么大意,竟然被树给偷袭了。

  冷金学给他简单的包扎一下,扶他站起来道:“你能走吗?”

  李小君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不能走难道你还能背我啊!

  刚想完这些的他,就看到冷金学蹲在自己前面,真的要背自己了。

  他因为失血过多,意识有些迷糊,只能听到冷金学说,“别睡的太沉,我不能背你太久的。”声音淡淡的,少了些了冷漠。

  洛殊看着前面走着的他们,眼神有些复杂,这冷金学自小就为人冰冷,不爱与人接触,更何况与人亲密的接触,他怎么会好心的背李小君,难道他还不死心!此时他已经非常的不想伤害李小君了,不为什么!就因为他太蠢!

  一个时辰后,他们又避过了一些劫难后,终于来到了终点。而此时他们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受了点伤,就连冷金学和洛殊身上都有了几道划伤。

  在他们休息的时候,冷金学看向旁边的人,见他脸上有些发白,把他翻过来看了看,见他的伤还在流血,就拿出随身带的药给他擦上。

  洛殊坐到他身边道:“到了终点了,那宝物你还要不要?”

  冷金学冷道:“我们来这里不是寻找宝物的。”再说那些对他来说根本没用。

  洛殊冷笑了一下道:“那些东西你根本都不在乎。”可别人却拼了命的想要,他底下头平静的道:“你还想试探他?”

  冷金学听后愣了一下,道:“注意你的言辞!”说着看了一眼还没醒的人。

  洛殊不解的摇了摇头道:“为什么!他就是一个蠢人,就算拥有灵力,那他也不会去给你抢什么东西!”

  冷金学皱眉道:“你不懂!”

  洛殊站起来对他吼道:“是!我是不懂,我不明白你们这些有能力的道士,为什么总是怕这个世界太太平,而出来搞事情!”

  冷金学听后没有再出声,只是脸色难看至极,而被吵的睡不着的李小君动了动,睁开眼不满道:“谁那么吵啊!”

  洛殊冷看了他一眼,就走到一边不再说话了?

  李小君坐起来看了看众人,见蔡小珍他们都盯着这边,不解的道:“你们怎么不动了?难道我们到地方了?”说着就要站起来!

  结果疼的他龇牙咧嘴,冷金学扶着他沉声道:“别乱动!我们到地方了!只要打开这里的机关,就可以得到你们想要的。”

  蔡小珍不满道:“就算有好东西,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分啊!”说着看了看身后的女子。

  李小君看他们有要打起来的趋势,首先表态道:“你们要你们的,我只是看看,并不要宝贝!”

  蔡小珍不满道:“凭什么啊!在遇到树妖的时候,你可救了我们所有人啊!”

  李小君皱眉冷道:“小珍姐,我说了我不要。”说着眼光凌厉的看向蔡小珍。随后他笑道:“我这不是有我爹给我的宝贝吗?不缺了!”说着坐在那里不出声了。

  一直看着他的冷金学,十分不解,为何有人这么大方,就算有了宝贝,连见都没见呢,都坚定的说不要,这样的人还真是少见。

  他笑了一下道:“你可还没见着呢!那些东西平常人可都想得的。”

  李小君不解的看了看他,最后无力的摇了摇头,他什么都不需要,他只要安静快乐的活着就好,至于其它的都不重要。

  当冷金学打开机关时,里面没有黄金,也没有珠宝玉石,只有一个破盒子在石堆上。

  白仞看了看众人,见没人去拿,自己就飞身上去,拿了下来,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本书,和几块未雕琢墨石。

  蔡小珍凑上前道:“这是黑曜石啊!也不贵呦,怎么说它是宝贝呢?”

  白仞道:“这的确算不上宝贝,真正的宝贝是那本书,可以提升道法的一本书。”

  冷金学听后走到石堆上,扭转了一处突出的机关,道:“里面有各样的宝物,你们拿去吧,也不枉费你们来一趟。”

  冷金学走了两步,看向要去抢的人,冷道:“记住只有来这里的人才能拥有,否则会被逐出华玄,永生不得进入。”

  李小君看向洞里的宝贝,两眼放光,冷金学看他也去,冷道:“你不是不要吗?”

  李小君好笑的看着他道:“这么多宝贝呢,不白不拿,不然我这伤就白受了。”说着就走了过去。

  洞里有金银珠宝,也有不少带有灵气的武器。

  洛殊看他们挑挑拣拣,贪婪的模样!冷道:“一人只准拿一件,否则下批来的学生还有的拿吗?”

  几人听后就各自挑选了一件东西!有人拿了翠绿的翡翠,有人拿一块未雕琢的水晶,使弓箭的女子拿了一把短剑,上面带些灵气。

  蔡小珍挑挑选选最后,拿了一把有些古旧的匕首,上面镶了不少宝石。

  白仞看他们都在挑选,就看了看手里的书籍道:“既然你们选了那些,这个就留给我了!至于这黑曜石我也不贪,谁要谁就拿走吧!”

  李小君捡来捡去,就捡珍珠,听到此话,放弃了继续捡珍珠,道:“我要,给我一个。”说着他拿了一个看了看,道:“看起来挺好玩的。”说着还乐呵呵。

  冷金学看他坐在那里看着黑曜石研究,道:“你拿了几个宝贝!”

  李小君扬起手,让他看手里的珍珠,他看了看道:“哦!这是一个珍珠项链,散了,我就捡了这么多!”说着还伸到他面前,让他看。

  冷金学看着他那呆萌的样子,嘴动了动,最终还是没笑出来。

  他本想站起来,去把剩下的珍珠给他捡起来时,却看到有人已经帮他捡了。

  蔡小珍拿着珍珠跑到李小君的身边道:“给!你看看一共多少颗?”

  李小君把珍珠放在地上,蔡小珍就闲着没事给他数了起来,数好之后,蔡小珍皱着眉道:“49颗!我再去找找!”

  李小君听后想说不用,他就是拿来玩的,最后就随她去了。

  蔡小珍找到最后一颗递给他,道:“咱们走吧!”

  李小君看了看手中的黑曜石,就准备站起来走人,冷金学来到他身边冷道:“你能走吗?”

  李小君看了看他笑道:“谢谢你!学长,我可以的。”说着就要站起来走!

  谁知疼的他又一龇牙,冷金学伸手扶着他道:“走吧!我给你使点劲。”

  李小君受宠若惊的看着他,这人啥时候这么好心了。

  洛殊看着他们的背影,走在最后面,一个人显得那么孤单。

  他们回去时,没有遇到任何鬼怪,不知道是不是这些东西受到了命令,还是怎么了!

  坐上车后,冷金学两眼看向前方,这次为了试探他,失去了那么多宝贝,不知道要怎么给他师父交代。

  

  

(本章完)

下载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排行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二维码
Android版 IOS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