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了个新家
13/36

换了个新家

  

  三个孩子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沐云已经吃完了作为早餐的牛肉面,他还从市场上的早餐点给张岚和孩子们打包带回来了油条、包子、豆腐脑等好几种早点。

  

  沐云吃牛肉面,不是因为饿,只是因为想,每到早餐这个时间段,沐云就想吃碗牛肉面,他很享受吃牛肉面的这个过程。

  

  神仙女儿沐小溪已经把沐云改造成了一个不知饥饱,不知疲倦的半个超人或者是半个神仙,不过超人和神仙的其他能耐沐云一概没有。

  

  沐云离开了神仙女儿沐小溪,那么他要是想上天入地,跳跳空中芭蕾之类的话,那是连门儿都没有。

  

  但要是让沐云去参加吃饭大赛,那么他肯定能稳拿第一。

  

  沐云可以一直吃到让第二名投降认输为止,服不服?就是比你多吃一口!

  

  早上八点,出去锻炼了一圈儿的张岚也回来了,她没有在外面吃早餐。

  

  沐云在早上六点多天刚亮出门的时候交待过张岚,他会给她和几个孩子带早点回来。

  

  张岚叫醒了几个凡是一到周末就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的懒孩子,等他们洗漱完毕,吃了早餐,几个人出门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沐云和神仙女儿沐小溪穿越到十二年前,给自己母亲和岳父岳母买的是两对门儿的一梯两户140平精装修的房子,楼层在20楼。

  

  今天沐云也想如法炮制,给自己家和岳父岳母也买成两对门儿的一梯两户140平精装房,楼层也在20楼左右。

  

  沐云还打算给张岚两个哥哥买的房子也照此办理,不过要和他们的房子不在同一栋楼。

  

  给马鸣和马思买的房子沐云打算买成一梯一户的,价格可能会贵一点儿,但会更方便一点儿,不会有邻居之扰。

  

  最早沐云打算买一套240平的跃层,把岳父岳母接过来同住,张岚也同意了,现在冷不丁儿沐云又改主意了,沐云觉得得和张岚商量一下。

  

  沐云就趁孩子们吃早餐的间隙,给张岚汇报了一下自己新的想法,张岚觉得这样也很好,没有任何意见。

  

  大家出门坐车时,沐云有点犯了难,原来沐云经常坐公交车,除了步行,稍微远一点儿基本上都是坐公交车,很少打出租车。

  

  自从神仙女儿沐小溪归来后,不长的时间就把沐云的坏毛病给惯出来了,这说到哪儿就到哪儿的感觉真好,现在就是让沐云坐飞机他都嫌慢。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话的上半句说的就是曾经过惯了苦日子的现在的沐云。

  

  沐云和马鸣他们约好在星河湾壹号售楼部见,三个孩子打了辆出租车先走,沐云和张岚也打了辆出租车随后跟上。

  

  如果是自己开车,他们五个人刚好,要是打出租车,那就必须得打上两辆车,即使只超载一个人,对出租车司机的处罚也是很重的。

  

  星河湾壹号就在河湾臻境的附近,不过还得再往东一点儿,它的所有的创意几乎都是在模仿河湾臻境,也是青州市的高档楼盘之一。

  

  随着青州市黄河风情线的全面建成,以及青州市沿黄河两岸向东西两个方向的快速发展,十二年前的河湾臻境还显得有点儿偏僻,十二年后的河湾臻境已是一个非常繁华的所在了。

  

  由于河湾臻境超前的设计理念,优雅的居住环境,完美的物业服务,所以,尽管已经建成了十二年,但它依旧是青州市高档楼盘的标杆之一。

  

  如果把河湾臻境比作妩媚丰腴的少妇,那么星河湾壹号就是含苞待放的少女,还有待时间的梳理与打磨。

  

  十二年前的沐云和母亲、张岚和沐小宁、以及岳父岳母正在河湾臻境两对门儿的精装房里幸福的生活着,它和十二年后的河湾臻境是平行的世界,永远都不会重合。

  

  如果沐云现在去河湾臻境的同一处位置向人打问沐云和张岚,他们一定会很奇怪的反问:“沐云是谁?张岚又是谁?”

  

  两辆载着沐云他们几个人的出租车一前一后停在星河湾壹号售楼部门前时,轮值的漂亮小姐姐的脸色立马就难看了。

  

  这个叫陈梓涵的小姐姐这几天遇到了两个让她很是闹心的人。

  

  一个是坐着出租车来的中年胖男人,粗壮的脖子上挂了根比拴泰迪的链子还粗的金项链,身边还挽了一个妖冶少妇。

  

  胖男人说话口气很大,张口就要看最贵的房子,但到最后需要付20万元订金时,他却谎称自己的几张金卡不是有这毛病就是有那问题,总之就是付不了订金,想让那个妖冶少妇先垫上。

  

  这时候那个妖冶少妇也回过神来,一边大骂骗子,一边狠狠地在那张胖脸上甩了一巴掌,然后扭头气冲冲地走了。

  

  那个被甩了一巴掌的胖男人,一边捂着被打的脸,一边还认真的叮嘱陈小姐姐:“我明天就来交订金,我明天就来交订金。”

  

  那个胖男人走了以后陈小姐姐还在思考一个问题,他脖子上的那根粗金链子泡澡的时候会不会飘起来?

  

  另外一个坐出租车来的半老不老的老头儿也很奇葩。

  

  他声称要给儿子看婚房,左选一个嫌房型不好,右选一个又嫌房子采光不是很理想。

  

  在接连要了好几份礼品后他还不甘心地问:“你们这么高档的楼盘就这些礼品?”

  

  半老老头儿临走时甚至还把招待客户家小朋友的糖果都倒进了自己的口袋。

  

  陈梓涵后来想,这要是一天跑勤快点儿,老头儿家开个小杂货铺都不用去批发市场进货了。

  

  当陈梓涵又一次看到两辆出租车停到售楼部门前,而且还得自己接待时,那心里的失落真像是哑巴吃了黄连,有苦难言呀!

  

  沐云和张岚还有三个孩子走进售楼部的大门,陈梓涵还是强装笑脸把几位招呼到一组会客区坐下,然后拿资料,又给他们每一位都把水倒上。

  

  陈梓涵这才靠近张岚和沐云弯腰轻声问道:“请问女士先生,我能帮到你们什么吗?”

  

  “’你来说吧。”张岚看了沐云一眼。

  

  此时三个孩子安静地坐在一边,他们知道自己是群演,是没有台词的。

  

  “噢,是这样的,我们想买上五套精装修的房子,另带五个车位,我们可以全额付款。“

  

  “具体要求是两套是一梯两户两对门儿,140平左右,20楼上下,另两套跟这两套一模一样,但要在另一栋楼,两栋楼尽量不要离得太远。“

  

  “第五套房子肯定在另外一栋楼,140平左右,最好和这四套是同一楼层,一梯一户,你看有什么问题吗?”

  

  沐云的这一番话,不但震惊了陈梓涵,同样也震惊了马鸣和马思兄妹俩。

  

  马鸣兄妹俩曾经私下猜测过,沐叔叔能给他们买上100平左右的毛坯房他们就很满足了。

  

  马鸣兄妹俩互相看了一眼,并没有表示出太多的惊讶,毕竟前面有一个亿的事情打头,他俩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

  

  陈梓涵迅速从吧台取来纸笔,边询问沐云,边把他的要求详细记录下来。

  

  陈梓涵最后略带歉意地对沐云和张岚说道:“我已把你们的要求详细记录了下来,我得请示经理后才能回复你们,请你们稍等。”

  

  经过层层请示的结果,双方都很满意,陈梓涵为沐云他们多争取了1个点儿的优惠,她虽然没说,可是沐云知道。

  

  这时青州市的商品房均价为每平8000元左右,星河湾壹号均价为每平12000元左右,沐云买的精装房则是每平18000元,五套房价加上五个车位减去优惠,沐云刚好付出1200万元。

  

  沐云是用尾号为2的建行卡全额支付的房款,如果张岚有心的话,她可能会以为卡里应该只有800万元了。

  

  当然,在付款之前,沐云签署了所有该签的合同,这并不影响后面房产证的办理,每套房子都会和主人有相对应的房产证。

  

  陈梓涵随后带沐云他们到物业办签了物管合约,并交了物业管理费及相关费用,拿到了五套房的钥匙。

  

  陈梓涵拿上钥匙后和售楼部一位专门负责精装房验收的女同事带上相关图表及一些必要的工具一起带沐云他们去看房验房。

  

  每套房子都是四房二厅二卫格局,最小的一间是小书房,除了书橱和写字台,还有一张可供主人临时休息的单人床,也可兼做客房,装修也是美轮美奂。

  

  客厅卧室,厨房卫生间,家庭生活必备的所有家具,所有家电都是一应俱全,用楼盘的广告语就是精装房让你拎包入住。

  

  当然,床上用品得自己买,锅碗瓢盆得自己买,一些小家电,小饰品也得自己买。

  

  陈梓涵和她的同事很认真负责的丈量房屋尺寸,检查上下水路,电路,暖气管道,并要求沐云和张岚验看,所有的家具家电也和沐云张岚一一核对。

  

  张岚很认真的查看房屋吊顶,客厅吊灯,家具,家电,壁纸,还不时这边摸摸,那边敲敲,还开关一下各种灯具,在厨房试试水龙头,开关一下天然气灶,在卫生间试一下马桶。

  

  三个孩子则是很兴奋地看看这儿看看那儿,往常他们只能在影视中看到的豪宅,现在真真切切地摆在面前,触手可及,以后更是会生活在这像宫殿一般的房子里。

  

  在三个孩子的认知里,豪华的宫殿也不过就是如此,三颗年轻的心又岂止一个兴奋所能表达?

  

  沐云对此倒是不以为然,我有神仙女儿,信不信立马可以在黄河里造出一座宫殿来?

  

  最后,沐云索性把所有图上和表格上需要签字的地方全部直接把字给签了,然后把另外几套房子的钥匙也都从陈梓涵那儿要了过来。

  

  该签的我都签了,其他房子就不劳烦你们了,虽然这是你们的工作,给你们减轻点儿工作量难道还不好吗?

  

  陈梓涵很严肃地告诉沐云和张岚,签字意味着你们已经全部认可和接收,近期房屋,家具,家电如果出现问题,他们便不再会负责。

  

  张岚还有些犹豫,沐云则淡定地向陈梓涵表示了感谢,并将她俩礼貌地送到了门口。

  

  两个人告辞转身刚走两步,又被沐云叫住了,沐云再次向她俩表示了感谢,并递给两个人一人一个红包。

  

  陈梓涵和她的同事知道沐云是有钱人,客气了一下也就收下了,想着最多也就一两百元钱,可在手里捏着红包的感觉又不像。

  

  两个人刚一进入电梯,性急的女同事就打开了红包,红包里百元面值的人民币不是一张两张,而是一沓儿,一数竟然是一千元钱。

  

  那位女同事自然是非常高兴,也想看看陈梓涵的红包,可人家陈梓涵要是不打开,她也不能硬看不是。

  

  陈梓涵心里有点儿疑惑,因为她明显的感觉到红包里除了有一沓钱以外,还应该有张卡。

  

  她是一个性格沉静,心思细腻的姑娘,她不愿当着女同事的面去解开这个疑惑。

  

  如果这时陈梓涵打开红包,她不仅会发现一张农行卡,还会发现一张字条:陈小姐,这卡里的钱是你应得的,密码是六个6,谢谢你并祝你工作顺利!

  

  沐云送完陈梓涵和她的同事,回房里找出一梯一户20楼的那套钥匙,然后叫住了还在东瞅西看的马鸣和马思,沐云把钥匙交给马鸣,并嘱咐马鸣把门锁换了。

  

  马思一看哥哥拿到了钥匙,马上和沐云张岚打招呼说再见,正好沐小宁这时也凑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沐小宁的手就往外跑。

  

  急得马鸣在后边喊:“跑什么跑,钥匙还在这呢!”

  

  因为还要等电梯,最终还是三个人一起下了楼。

  

  这时偌大的房子里就剩下了沐云和张岚两个人。

  

  沐云就和张岚商量起要买车的事情,因为下来岳父岳母、大哥二哥、马鸣兄妹俩,这么多人都住在同一个小区。

  

  如果家里有点什么事儿,没车肯定不方便,另外一大家子人要是想在周末到周边城市转转玩玩,两辆车都不够。

  

  最后两个人商量的结果是:自家两辆车,一辆车儿子沐小宁考到驾照后自己开,另外一辆车找个司机服务岳父岳母和沐云张岚。

  

  大哥家和二哥家各一辆车,大哥家的老大海江是个出租车司机,二哥最早就是单位的司机,自己现在有辆便宜的国产车。

  

  沐云给马鸣兄妹俩也同样买一辆车,下来让马鸣自己也去考个驾照。

  

  车全部都买成德国天马车,价格尽量不要超过一百万元,这样既能保证安全又不至于过分张扬。

  

  所谓的商量,其实就是沐云在引导张岚一步一步按他的计划表示同意就好,表面上他还装出很尊重张岚的样子。

  

  沐云还打算让张岚辞职,先在家照顾爸妈,以后等沐云淘弄些古董、钱币、邮票之类的小物件,就在古玩市场开个古玩杂货铺,要不然坐吃山空也不是个事儿。

  

  对于沐云的打算,张岚认为都还不错,所以也就一一点头同意,即使她不同意,沐云也会有办法让她同意,更何况还有神仙女儿沐小溪呢。

  

  张岚告诉沐云,她周一就去单位当面向老板请辞,这几年老板对她也不错,这也是对人家的尊重,下来还得等后面来的人把账交接清楚,恐怕得一个礼拜。

  

  两个人商量好后就准备先去天马4S店买车,司机可能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那就先找个代驾,日薪给高点儿,把这几天搬家应付过去再说。

  

  沐云和张岚从出租车上下来,正准备进天马4s店的时候,沐云的手机响了。

  

  沐云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电话,他划了一下接听,一下就听出了是陈梓涵激动的声音。

  

  如果不是张岚就在身边,沐云不但可以听到陈梓涵激动的声音,还能看到陈梓涵激动的样子。

  

  此刻她刚从售楼部附近的一家农行里面走出来,就在路边给沐云打的电话。

  

  在电话中,陈梓涵用激动的声音对沐云一再表示感谢,并说她和小区物业也很熟,如果以后沐云有物业上的事儿,她是可以帮忙的,最后她仍然是在一片感谢声中才挂断了电话。

  

  沐云和张岚第一次进宝马4S店,其实也是第一次进汽车店,难免心里没底,这里又不像售楼部,一进门就有售楼小姐招呼你。

  

  沐云在钱的方面可是有底气的,你不招呼我,我来招呼你好了。他便向一个穿工装,身形瘦高正在扭头看过来的小帅哥招了招手。

  

  沐云这一招手,算是招对了人又算是没招对人,因为这个小帅哥是第一天来的实习生,虽然他很喜欢汽车,可销售经验却是一点儿都没有。

  

  “女士,先生,你们好,我叫石小岩,是新来的实习生,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吗?”

  

  这个叫石小岩的实习生见到沐云招手,还是很快的跑了过来。

  

  “噢,我们是过来买车的,想买几辆车。”

  

  买天马车?买几辆天马车?石小岩仔细看了看穿着普通的沐云和张岚。

  

  石小岩最后还是很客气的对沐云和张岚说:“那二位请稍等,我去叫一下我的师傅。”然后便飞快地向展厅后面跑去。

  

  沐云起初对石小岩感觉上一般,但见年轻人说话得体,举止得当,关键是他作为水先生出现给十二年前的沐云和母亲找的司机叫石岩,这个年轻人叫石小岩,于是便对他产生了兴趣。

  

  沐云用意念和神仙女儿沐小溪沟通了一下,便得到了石小岩的全部资料。

  

  原来石小岩是个汽车发烧友,酷爱汽车,今年大学刚毕业。他在大一时就拿到了驾照,平时还和老爸争抢家里的车开,已经是个老司机了。

  

  石小岩父母也是正经的小生意人,家境还算可以,石小岩来天马4S店当实习生,就是为了以后当个天马4S店的汽车销售顾问,圆一下自己天天和豪车打交道的梦想。

  

  这时,石小岩的师傅,一个一看就很精明干练的漂亮少妇小跑着来到沐云和张岚面前,石小岩也紧跟在师傅后面。

  

  “女士,先生,你们好,我是这里的销售顾问,我叫吴春花,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们?”

  

  这位名叫吴春花的汽车销售顾问在向沐云张岚打招呼的同时,用双手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了沐云。

  

  “我姓沐,三点水加一树木的木字,我爱人姓张,弓长张,我们过来想买五辆车,价格在八十万元至一百万元之间,希望能有现车,我们可以付现款。”

  

  尽管有石小岩提前打的有几辆车的预防针,吴春花仍然吃惊不小,可很快就掩饰了过去。

  

  “张女士,沐先生,请看那辆天马车。”她顺手指了一下前面不远处展台上的一辆黑色天马车。

  

  沐云和张岚一走近这辆车,沐云就被这辆车吸引住了,整个车型给人感觉端庄大气,金属质感很强,黑色又让人感受到含蓄内敛,正是沐云心中的理想车型。

  

  沐云又征求了一下张岚的意见,张岚也认为很好,沐云扭头告诉正想介绍车的吴春花:

  

  “和这辆车一模一样的车我要五辆,不知道有没有现车。”

  

  “同一型号的车我倒是知道超过了五辆,颜色却不一样。”吴春花为难的说道。

  

  沐云和张岚商量了一下,觉得自己喜欢黑色,不一定别人也喜欢黑色,只要是好车,应该大家都会喜欢的。

  

  除了黑色的这一辆沐云和张岚自己用以外,其他的车谁先到谁先挑,两个人可以肯定的是,肯定是儿子沐小宁先到。

  

  接下来买保险,4S店代办车牌时要交的车船购置税及其他费用,五辆车在原来裸车报价101万元的基础上给了15个点儿的折扣。

  

  这样一总下来共从建行卡上划走了沐云的近500万元,这时沐云明面上的资产就只有300万元多一点了。

  

  沐云知道吴春花没有再为他争取另外5个点儿的优惠,吴春花这么做绝对没有问题,为老板多卖点儿钱是应该的,为客户节省点儿钱也是正确的,就看你能不能站在一个公正的立场上看问题了。

  

  不过要是吴春花为沐云争取了另外5个点儿的优惠,她就会有20万元以上的额外收入,这就不能不说这是她的遗憾了,有时候帮助他人就是在帮助自己。

  

  沐云最后把儿子沐小宁的电话留给了吴春花,让她把车送到星河湾壹号时找儿子沐小宁联系。

  

  临分别时,沐云开玩笑的问吴春花,她是不是还有个妹妹叫吴秋月,吴春花很惊讶,说她是有个妹妹,而且就叫吴秋月。

  

  吴春花的爸爸是一个乡村中学语文教师,一直很喜欢南唐后主李煜的词,她还有一个大哥,名字就叫吴煜。

  

  沐云不由得笑了,张岚和吴春花都觉得沐云笑得很奇怪。

  

  沐云笑的是,在十二年前的那个平行世界里,他从吴秋月跟前买的房,有一个叫石岩的小帅哥开着天马760在为他全家服务。

  

  在现实生活中,他是从吴春花跟前买的车,吴春花的妹妹叫吴秋月,而且还将有一个叫石小岩的小帅哥开着天马740Ii为他们全家服务,这些弯弯绕绕的事情,张岚和吴春花是不知道的。

  

  沐云是在那辆黑色天马740li里和石小岩口头签署招聘协议的,协议签署前,石小岩是天马4S店的实习生,协议签署后,他就成了为沐云全家服务的专职司机。

  

  石小岩给当了他半天师傅的吴春花打了个电话说了这件事儿,也算是辞行。

  

  吴春花说等这单生意的提成发下来后,会适当地给石小岩一部分,石小岩明确告诉师傅吴春花说不用了,就当他孝敬师傅了。

  

  此时早已过了中午的饭点儿,三个人就近简单吃了点儿东西,就奔向了附近一家很有名气的商场。

  

  因为还要考虑对门儿岳父岳母家,所以一番采购下来,连天马740Ⅰi的副驾座上都堆满了东西。

  

  沐云把儿子沐小宁的手机号码给了石小岩,吩咐他把东西放到家后把马鸣他们三个接来,大家一起在外面吃晚饭,大家忙乱了一天,这样比较方便。

  

  在等几个孩子的时间,沐云并没有闲着。

  

  给十二年前的张岚买的钻石耳坠,圆形2克拉钻戒,镂空白金项链配13mm天然黑珍珠的吊坠,一样不多,一样不少,此刻盛装它们的首饰盒都安静地躺在张岚手里一个精致的袋子里。

  

  袋子里还有一对更时尚一点儿的钻石耳坠是给马思的,价格接近五万元,两块中高端手表则是给儿子沐小宁和马鸣的,每块不到三万元。

  

  当然,又怎么可能没有给岳母的大戒指呢,这些东西都经过了神仙女儿沐小溪的改造,将会成为他们的护身符。

  

  至于岳父,让他的外孙女直接改造他的身体应该就可以了吧。

  

  在商场附近一家火锅店的包间里,沐云和张岚刚一进门,就发现几个孩子已经像老朋友一样在热火朝天地聊着天儿。

  

  沐云和张岚进来以后,几个孩子聊天儿的热度下降的那可不是一星半点儿。

  

  这顿饭最后是马鸣结的账,用马鸣的话来说,就叫用叔叔阿姨的钱来满足我请客的虚荣心。

  

  在回新家的车上,因为后排只有三个座位,马思是很自然的坐在沐小宁的怀抱里回来的。

  

  在单元楼门口,沐云让张岚和几个孩子先上去,他还要和石小岩说点儿事。

  

  沐云从随身带的小包里取出了两万元现金,是用皮筋一万元一扎扎好的,石小岩奇怪他前面怎么没注意到老板有这个小包呢?

  

  沐云取出来的这两万元其中一万元是预付石小岩的一个月工资。

  

  去年青州市人均月工资不到五千元,沐云给石小岩开的是一万元月工资,年底还会加发一个月工资作为年终奖。

  

  另外一万元是沐云让石小岩加油和代买零星物品的,都需要有票据,以后会在每个月一号给石小岩发工资时一并实报实销。

  

  最近应该比较忙,沐云给石小岩讲的每周一天的调休可能得缓一段时间,不过沐云会给他算加班,这个被石小岩认真的推辞了,沐云也就没再坚持。

  

  在说了明天早上八点来上班之后,沐云就让石小岩把车开回自己的家,这有点儿出乎石小岩的预料,当然他还是非常高兴的把车开走了。

  

  沐云下车时,石小岩是看到老板手里拎了个小包的,可一进单元楼道门,沐云就又是两手空空了。

  

  沐云回到家,见张岚已经把手表和耳坠给了三个孩子,此刻他们都在研究自己的新宝贝,三个孩子见沐云进屋,都赶忙站起来向他道谢。

  

  沐云先到几间卧室都看了一下,枕头被褥等卧具都已经摆放整齐。

  

  他又到厨房看了看,锅碗瓢盆也都已经就位,橱柜上微波炉、电烤箱、榨汁机、电压力锅也都排列得井然有序。

  

  沐云就知道三个孩子下午都作出了不少的贡献,他回到客厅,正准备夸奖他们几句,三个孩子却提出要到车上去玩一会儿,问沐云和张岚要不要一起去。

  

  张岚是生性恬淡的人,不喜欢凑热闹,表示不去,沐云什么都清楚,当然也不去。

  

  张岚怕儿子和马鸣万一乱开车有危险,就想把车钥匙要回来,被沐云阻止了,说孩子大了,会控制自己。

  

  儿子沐小宁和马鸣都保证没拿到驾照之前不会开车,马思也表示会监督他们,结果两人的车钥匙都被马思拿走了。

  

  儿子沐小宁临出门还告诉沐云和张岚以后不回家住,他要和马鸣马思一起住。

  

  沐云和张岚顿时有一种猪圈修好了猪却跑了的感觉,张岚现在不担心汽车倒担心起人来了。

  

  更让张岚闹心的是,儿子这头猪跑了,沐云这头猪以后也要睡到书房去,她居然也答应了。

  

  沐云之所以要搬到书房去,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个原因是他和张岚重新住到一起以后,除了第一晚安慰了一次张岚受伤的心以外,人家的心受伤得太轻,一次安慰居然就好彻底了,不再需要安慰了。

  

  第二天两个人就分被而睡,第三天居然连枕头都换了个方向。

  

  第二个原因是沐云第一晚和张岚同住前,神仙女儿沐小溪就主动跑出去玩耍了,第二天上午才能悄悄回来。

  

  虽然沐云一点儿都不担心神仙女儿的安全,可他总觉得神仙女儿是被迫出走,有家难回,心里就老是感到愧疚。

  

  当几个孩子走了之后,沐云就和张岚商量想要搬到书房去住,张岚也同意了。

  

  沐云用意念和神仙女儿沐小溪联系,却得不到神仙女儿的任何回应,如此反复几次,沐云就不免担心起来。

  

  都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可万一神仙女儿遇到一个更厉害的神仙,两个神仙又发生冲突了呢?

  

  沐云在书房的第一晚坐卧不安,他是在等待神仙女儿的担心与焦虑中度过的。

  

(本章完)

下载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排行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二维码
Android版 IOS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