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十二年前的自己还债
10/36

替十二年前的自己还债

  

  第二天,在张岚和儿子沐小宁分别去上班上学以后,神仙女儿还没回来,沐云便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正在这时,神仙女儿沐小溪粉嫩的小脸出现在了小卧室的门口,看到神仙女儿故意整出来的发型,沐云想不笑都没办法。

  

  沐小溪给自己前额上留了一个童花式刘海,头上扎了两个羊角辫,可笑的是两个羊角辫上夸张的各绑了一个大得不像话的大红蝴蝶结。

  

  “老爸,昨晚和妈妈休息得怎么样呀?”神仙女儿调皮地向沐云眨眨眼,又故意装出一副奶声奶气的声音问道。

  

  沐云的老脸难得的红了一下,不过马上就恢复了正常,装出很生气的样子对神仙女儿说:“信不信我马上把你送到对面的幼儿园里去?”

  

  马路对面的几个老旧小区前几年被一家开发商看中,拆迁后重新进行了集中开发,如今新小区里十几栋住宅楼全部都是三十层以上的高层建筑,里面有一所很大的幼儿园。

  

  沐小溪根本不吃老爸这一套,一个箭步上前就拉住了老爸的胳膊,一边往外拉一边还用生气的腔调喊道:“送、送、送,现在就送,今天不送还不行了。”

  

  “好了,好了,我服了你了,饶了我好不好?”沐云一边想要挣脱神仙女儿,一边赶紧投降道。

  

  沐小溪拉了几下老爸,也就不再和老爸开玩笑了,顺手从头发上一捋,发型便又变换成微微卷起的深栗色长发,恢复了原本端庄优雅的模样。

  

  沐小溪正色对老爸沐云说道:“老爸,你不是想去看看奶奶吗,现在就收拾好,我带你去见奶奶。”

  

  昨天下午,沐云从马鸣那里出来以后先回了一趟自己的家。

  

  沐云是十几天前离开家的,从医院出来后直接去了张岚和儿子沐小宁的家。老房子的密封性又不太好,所以当沐云带着神仙女儿沐小溪走进这套小房子时,床、家具、地面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沐小溪用一秒钟时间搞定了这些灰尘,并且对老房子的门、窗户、窗户玻璃同时进行了密封加固。以后即使这套小房子一个月不打扫,也将会是纤尘不染。

  

  沐云在把房产证放到书橱里的时候,看到了母亲的遗像。他拿起母亲的遗像,用手轻轻抚摸着母亲的面容,心里充满了伤感。

  

  神仙女儿安慰老爸说会尽快带他去见奶奶。虽然沐云不知道将会是在什么时间,又将会以怎样的方式去见母亲,但他相信神仙女儿。

  

  沐云一听说现在就要去见母亲,心里非常激动。他原本以为神仙女儿说的尽快还需要很长时间,却没想到只是隔了半天。

  

  沐云慢条斯理的刷牙,洗脸,换衣服,为的是能平复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神仙女儿沐小溪也不催他,她理解自己的老爸。

  

  沐云和神仙女儿来到和昨天下午他们曾经去过的一模一样只是略新的房门前时,却是穿越到了十二年前那个让他永远都难以忘记的日子。

  

  那时张岚已经和沐云离婚半年多了,并且带走了儿子沐小宁。母亲由于儿媳与宝贝孙子的离开而引发的抑郁症也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

  

  沐云因借钱炒股早已是债台高筑,每天来找他要债的人络绎不绝。要债的人哪里会有什么好声气,有的债主甚至还会动手动脚。

  

  母亲每天都要经受几次这样的惊吓,在多种疾病和惊吓的双重压力下,她终于绝望了,选择在这一天用一瓶安眠药离开这个她难舍却又不得不舍的世界。

  

  此时,门外的沐云长呼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情绪,在神仙女儿沐小溪的示意下,沐云伸手推开紧锁的房门走进了这个他非常熟悉的地方。

  

  沐云现在的身份是一位美国华侨水先生,生意做的是国际投资,国内的股票也有少量参与。他这次回国的目的主要就是寻找十年前的救命恩人沐云报答救命之恩的。

  

  沐云手里拉的拉杆箱里面装的是一百万元人民币现金,1999年版的。这个可绝对不敢搞错,要是在2003年出现了2005年版的人民币,那是会吓死人的。

  

  沐云把拉杆箱靠在墙边,然后开口喊了一声:“沐先生。”

  

  沐云明知道这个沐先生也就是十二年前的自己为了躲债,每天要天不亮就得出门,半夜里才敢回家,可他还是得这么喊。

  

  他和神仙女儿沐小溪穿越回来是要拯救母亲,神仙女儿的奶奶的,名义上却是要报答这位沐先生的救命之恩。

  

  沐云在和神仙女儿穿越回来之前,详细回忆了自己的过去,不但救死的记忆没有,甚至连扶伤的记忆都没有。

  

  最后父女俩只好设定为二十二年前沐云在黄河铁桥边上与水先生的一番交谈不但拯救了水先生的投资事业,也相当于是救了水先生的命。

  

  欲加之恩,何患无辞,虽然理由很是牵强,可也只能如此了。

  

  沐云的这一声“沐先生”把此时正坐在床边的母亲吓了一跳,她手里的一把安眠药片也被吓洒了一大半。她以为又有讨债的人破门而入了,恍恍惚惚中她觉得自己好象锁了门。

  

  沐云走进小卧室,把床头柜上的安眠药瓶取下来,一看还有大半瓶,放心了,神仙女儿选的时间节点怎能有错?

  

  沐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叫了一声:“老妈妈,你可别想不开呀!”同时把母亲手里的安眠药片抢了过来。神仙女儿沐小溪这时也把洒落在地上的药片全都捡起来了。

  

  按现在沐云的身份设定,他把母亲得叫阿姨,可他又叫不出口,但又不能直接叫妈妈,所以只好叫老妈妈。

  

  沐云把母亲叫老妈妈,似乎也有些不妥,母亲还没有老到那种可以让沐云叫老妈妈的年龄,但母亲常年经历生活磨难的外在形象倒是与这个称呼挺相配的。

  

  沐云把手里的药片交给神仙女儿沐小溪去处理。自己则把母亲扶到客厅里的长沙发上坐下,开始了自我介绍。

  

  “老妈妈,我姓水,名叫水心泉,这是我的女儿水小柔。”沐云用手拍了拍身边的神仙女儿。

  

  本名叫做沐小溪的水小柔一个鞠躬,礼貌地和奶奶打了个招呼:“奶奶你好!”

  

  “你好!”奶奶轻声回道。

  

  “我是美国华侨,十年前,沐先生,也就是您的儿子,在黄河铁桥边对我的一番开导,不但拯救了我的事业而且也相当于是救了我的命。现在我的事业发展的很好,我在国内也有少量的股票投资。我这次和女儿回来主要就是找您儿子沐先生报答他的这份救命恩情的。”

  

  当母亲听到股票两个字时,沐云明显感觉到握在自己手里的母亲的手抖了一下。糟了,沐云觉得自己话说多了,母亲这是被自己说中了心病。

  

  正在这时,一阵“嗒嗒”的高跟鞋的上楼梯声传来,随后有两个女人不敲门便闯了进来。

  

  沐云一抬头,这两个女人太熟悉了。

  

  进来的这两个女人,年龄大的四十多岁的女人就是沐云最大的债主。沐云所欠债务的将近一半都是欠她的,也是利率最高的。年龄小一点女人的是她的妺妹,姊妹俩一直都是同进同出,形影不离的。

  

  最初沐云和她约定的是一年还本付息,利率还不算太高。每隔三个月,最多半年,她就会想方设法编造理由把钱要回去,利息计算则是按年利率计算,这样做等于是变相提高了利率。

  

  最多十天半个月后,她又会再次把钱借给沐云,利息又会生出利息,这样就相当于是利滚利的高利贷了。

  

  沐云拆东墙补西墙也还不了她的债时,逼债最凶的还是她。哭闹、撒泼、上吊,品种多样,货真价实,逼沐云卖房还债的也是这位大神想出的招儿。

  

  正当沐云“幸福”的回忆着二人的交往时,这位大神阴阳怪气地说话了。

  

  “哎呀,这家里是有贵客呀?怎么不见沐云出来接待客人呀?”

  

  沐云刚想开口,旁边的神仙女儿沐小溪已经开口说道:“这位女士,请你自重。这位奶奶没有欠你的钱,我和爸爸也没有欠你的钱。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语气跟我们说话?!”

  

  沐小溪的一席话说得这位大神哑口无言。关键是今天沐云和神仙女儿沐小溪穿越回来就是为了给母亲和十二年前的自己提精神的。沐云自己是西装革履,浑身名牌,手上戴的名牌手表也是价值百万元人民币。

  

  神仙女儿沐小溪打扮得虽然简约,一身清爽的西服套裙,佩饰也比较少,可这些单品却都是价值不菲。沐小溪肩上背的精致皮包也是世界名牌,价值也有近十万元人民币之多。

  

  这位大神看到沐云父女俩衣着不俗,她的心里也是有压力的。正在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时,沐云开口说道:“你应该是来要债的吧,借条带了吗?”

  

  这位大神一听沐云问借条带了吗,立马反应过来,知道有戏。她又见沐云父女二人气势不凡,打扮不俗,应该不会张嘴随便乱说。

  

  她忙开口问道:“你是打算替沐云还钱了?”

  

  “是,另外你要是有认识的沐云欠了钱的人,也麻烦你给说一声,可以带上借条一起来取钱。”

  

  这位大神闻听,立刻出门跑到楼梯缓台去打电话。果真应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看来沐云的好多债主都是她的朋友。

  

  随着这位大神的电话召唤,陆陆续续的就有拿着借条的沐云的债主来到了沐云家。

  

  有些沐云的债主被在讨债过程中结识的其他债友紧急召唤,也放下手头的事情从不同的地方分乘不冋的交通工具赶来或者正在赶来的路上,天下债主一家亲嘛。

  

  已经到来的每个债主沐云都很熟悉,他们却不认识沐云。沐云现在的身份是美国华侨大老板水心泉,自然也会有和大老板一样不凡的容貌。神仙女儿沐小溪则是本色出演,在这里连奶奶都不认识她。

  

  沐云和神仙女儿把沙发前的小茶几轻轻地抬着转了九十度放好,然后沐云在沙发前腾出的空地上打开了拉杆箱。

  

  一箱子红通通的一把一把散放的一百万元绝对比一捆一捆紧紧捆绑在一起的一百万元更具视觉冲击力。这本来是沐云打算给母亲和十二年前的自己提精神的,现在却提起了各位债主们的精神。

  

  好多债主心里都在想,沐云你说你有这么有钱的亲戚,还借我们的钱干什么,害得我们一天天提心吊胆的。

  

  现在沐云还把自己搞得像个老鼠一样,白天藏起来不敢活动,晚上才小心翼翼地出来遛达一圈。万一被债主提溜住了,他还得打躬作揖地求人先放过自己。

  

  沐云和神仙女儿沐小溪根据借条一个算账一个付钱。算账时,沐云是按一种最简单的算法计算的。

  

  给十二年前的沐云借的钱哪怕只是借了三个月五个月的,都一律按一年计算利息,甚至是借了一年零几天的,也按两年时间计算利息。

  

  利率都是按所有债主中约定的最高利率统一结算,而不管你借条上注明的利率是低的,还是没有注明利率的。

  

  这种算法大家都是非常乐意接受的,这种算法如果你要是还不接受,你不是脑子不太合适吗?

  

  还款是在热烈有序的气氛中进行的。

  

  沐云在还本付息后,又给每一位债主都加发了一份抚慰金。抚慰金的标准是借了一万元的,加发一千元,借了两万元的,加发二千元。

  

  债主们也一改往日讨债时的恶声恶气,彬彬有礼的向沐云和沐小溪道谢。有些该叫沐云母亲婶、姨、姑的债主也都客气的先打声招呼,再领钱道谢,然后再和沐云母亲道别。

  

  有脸皮厚一点儿的债主,想再和沐云母亲套套近乎,可见沐云母亲神情淡淡的,也只好讪讪的拿钱走人。

  

  他们在高兴的同时,心里又多了一份惆怅,这家亲戚的门儿以后怕是不好登了。

  

  沐云有这么一个有钱的亲戚,以后发达那是肯定的了,但要是想让沐云兄弟带上自己一起玩儿,难度恐怕不小啊!

  

  这会儿,沐云又是他的兄弟了。

  

  那位大神的妹妹也很快取回了借条,同时还带回了一个结实的大包,也是一位会办事的精明人。

  

  在沐云给那位大神算利息之前,她先从衣服兜里拿出一个小本子,翻捡着看了一下,以便做到心里有数。后来一听沐云算的利息比她自己算的利息还高,这才笑眯眯地收起了小本子。

  

  大神把十五万元的本金和五万元的利息一起放进包里。利息算下来差两千元不到五万元,沐云让神仙女儿按五万元给了她。最后她又领了一万五千元的抚慰金,这才兴高采烈地和妹妹一起走了。

  

  沐云对她的感觉比较复杂,还是希望她能过得好吧,沐云最后这样想。

  

  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现在十二年前的沐云就被人民群众找到并押解回自己的家了。

  

  十二年前的沐云呆呆地看着地上半箱子红通通的百元大钞,又看了看母亲。母亲现在的精神好多了,脸上也出现了自己很久都没有见过的红晕。

  

  他又仔细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水先生父女俩。他心中不由自主地涌现出了一种熟悉的而且是很亲切的感觉。他又确信自己从未见过他们父女二人。

  

  押解沐云回家的人民群众在回家的路上明确告诉他,一位很有钱的亲戚带了一大箱子钱来看他了。那位亲戚还带了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儿,现在正在家里帮他还债呢。

  

  此时的水先生也就是十二年后的沐云也在打量着十二年前的沐云。

  

  沐云的衣服鞋子虽然有些旧,甚至皮鞋的前部还有些毛边,不过基本上还算整洁,这要归功于母亲。

  

  沐云的头发也还算整齐,胡子肯定是今天出门躲债时忘记刮了,这时他的唇边已经生出了一圈微黑的胡茬儿。他脸上的颓废却是很明显,眼神也是涣散的。

  

  最终是十二年后的沐云,现在的水先生站了起来,走向了站在房子门口的十二年前的沐云。

  

  水先生又重复了一遍向母亲前面讲过的谎言。至于十二年前的沐云相不相信,反正说谎的十二年后的沐云自己相信了。

  

  坐在水先生身边的沐小溪现在的水小柔看见老爸沐云站起来后,也放下手里的零散钱站了起来,毕竟门口的沐云也是爸爸呀!

  

  水小柔这么优雅的一站,又一次惊艳到了众人。奶奶拉了一下她的衣袖,她就又乖巧地移坐在了奶奶的身边。水小柔正好趁机给奶奶进行了身体改造。

  

  水先生父女俩打发走了众债主后,拉杆箱里的钱还有五十万元左右,水先生合上拉杆箱,把它靠在了墙边。

  

  水先生和沐云把小茶几又恢复到沙发前的原来位置。

  

  水先生打算把这个拉杆箱交给十二年前的沐云处理。除了还欠那位从未讨过债的工友王大哥一万元外,其他债主的债务已全部都还清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从水先生和水小柔上午九点多进门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六个小时。为了不引起母亲的疑心,水先生和水小柔都先后假装上了趟卫生间。

  

  沙发上这时又成了水先生坐中间,母亲和女儿水小柔分坐两边的情况。

  

  现在真正的主人沐云却拘谨地坐在门边一个柜子的旁边。这个柜子和十二年后的沐云放钢板、铁丝和铁钳的那个柜子既是同一个柜子又不是同一个柜子。

  

  十二前的世界和十二年后的世界是平行的两个世界,两个平行的世界本无交集。沐云是靠神仙女儿沐小溪的神奇法力才自由穿行在平行世界之间。

  

  从水先生和水小柔扶着母亲坐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开始,母亲就一直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一样。随着债主们的到来与离去,她又多了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这时母亲才从梦里突然醒了过来,意识到水先生父女俩从进门起这么长时间连口水都没有喝。

  

  她弯下腰,从茶几的下层杯盘里取了两个玻璃杯子,然后去厨房打开天然气烧了些开水,母亲先用开水烫洗了杯子后才倒上开水,用一个不锈钢托盘托着走出厨房。

  

  “水先生,水姑娘,喝点白开水吧,实在抱歉,家里好长时间都没茶叶了。”母亲边说边把托盘里的玻璃杯递向水先生父女俩。

  

  水先生和水小柔连忙欠身去接,嘴里还连声说着谢谢。水小柔轻抿了一点儿,然后放下了杯子。

  

  水先生则是端着杯子,边吹凉边喝,好像很渴的样子,其实他并不渴。

  

  沐云十二年都没有喝过母亲烧的开水,吃过母亲做的饭菜了。他甚至想让母亲给自己做一碗自己最喜欢吃的西红柿鸡蛋面。

  

  水先生喝完水,母亲转身走进了小卧室。过几分钟出来后,她的手里多了几张百元钞票。

  

  母亲把钞票递给仍然坐在门边柜子旁的十二年前的沐云,然后说道:“小云,你带水先生和水姑娘去外面饭馆吃点饭吧,这个时间他们早该饿了”。

  

  水先生和水姑娘用拉杆箱拉了这么大一箱子钱来,再让人家在家里吃饭,有点寒酸,关键是家里也几乎没什么菜了。

  

  到外面去吃,家里也只有这几百元钱了,也吃不了个啥,母亲确实是左右为难的。

  

  十二年前的沐云接过钱,随口说道:“妈,咱们一起出去吃吧。”

  

  “噢,不了,家里还有两个西红柿,我给自己下点儿西红柿鸡蛋面就行了。”

  

  水先生一听这话,急忙接口道:“哎呀,老妈妈,我最喜欢吃西红柿鸡蛋面了。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我只有在生病的时候,妈妈才会给我做。”

  

  “可惜后来妈妈因为癌症去世了,我已经十多年没有吃过妈妈在家里给我做的西红柿鸡蛋面了。老妈妈,你要是方便的话,给我和小柔也做一碗吧。”

  

  “真的,合着咱们几个都爱吃呀,行行,我这就给咱们擀面。小云,你赶快出去再买点儿鸡蛋西红柿来,噢对了,别忘了买点儿香菜。”

  

  母亲吩咐完,便急忙去厨房和面了。水先生本来想到厨房看着母亲擀面,可又怕母亲感到别扭,就没敢去。

  

  十二年前的沐云也很快买回了鸡蛋和西红柿,还买了一些凉拌的素菜。

  

  本来他还想买些卤肉之类的熟食,想了想水先生这样的大老板还不一定喜欢吃,浑身仙气洋溢的水小柔怕更是不食人间烟火。

  

  水先生和水小柔面前的茶几上除了一盘凉拌素菜,很快又摆上了一大一小两碗西红柿鸡蛋面。红黄绿三色搭配再加上又白又细又长的手擀面条,一看就勾人食欲。

  

  水先生十几年没有吃到母亲做的西红柿鸡蛋面了,接连吃了两大碗,嘴里还直呼过瘾。

  

  十二年前的沐云也吃了两大碗面,今天依靠水先生终于把多年压在自己心口上的大石头搬走了,他突然有了饿的感觉。

  

  沐云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吃饭时都没有饥饿的感觉,吃饭仅仅是他觉得该吃饭了而已。

  

  母亲和水小柔也各吃了两小碗面,母亲是因为高兴,水小柔是为了让奶奶高兴。

  

  这顿不中不晚的饭吃完了还不到下午五点。吃完饭后水小柔要帮奶奶洗碗,奶奶坚决不让,水小柔也就只好作罢。

  

  饭后,水先生和沐云专门聊了一下股票的事儿。水先生告诉沐云,现在的沪深股市大势不好,他虽然有专门的股票团队,但现在不是大量买入股票的好时机,他的股票团队也在耐心的等待机会。

  

  根据水先生股票团队的研究,再等大约两年左右的时间,应该会有一波比较大的牛市,到时间他的团队会大量买入股票,水先生也会通知沐云的。

  

  沐云经过这次被逼债的痛苦经历,他也深刻体会到了从股市赚钱的不容易。他相信水先生的话,人家可是有专业团队的,还在长时间的等待时机。

  

  春天播下的种子,即使你不管理,秋天也会收获一些秕谷。冬天播下的种子,恐怕你连一点儿绿色都看不到。股市的投资之道不也是这样吗?

  

  母亲收拾完厨房卫生后,和水小柔也聊了很长时间。两个人聊天的时候,母亲一直拉着水小柔的手。潜意识里,母亲觉得水小柔就是她的孙女。

  

  在和母亲分别之前,水先生示意水小柔从她背的精致的皮包里取出了一大一小两个信封。

  

  小信封里的是一张十万元的农行的银行卡,密码是六个6,大信封里的是1999年版的百元面值人民币的一万元现金。

  

  水先生在把两个信封硬塞给母亲的时候一再交待,这是给救命恩人母亲的私房钱。

  

  傍晚五点半,沐云和神仙女儿沐小溪穿越回了张岚和儿子沐小宁的家。

  

  沐小溪在给妈妈和弟弟用一秒钟时间做好了晚饭后,和老爸沐云打了个招呼,又不知道跑哪儿玩去了。

  

(本章完)

下载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排行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二维码
Android版 IOS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