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了一亿元大奖
9/36

中了一亿元大奖

  

  沐云和神仙女儿沐小溪简单无聊的游戏一直持续到傍晚五点半,这么一个无聊的游戏父女俩竟然能玩一天,都不累吗?

  

  你还别说,沐云是真不累,神仙女儿怎么可能会累,要不是沐小溪得去给妈妈和弟弟做晚饭,沐云还能接下来继续玩儿。

  

  神仙女儿沐小溪从闺房里出来时的打扮差点儿让老爸沐云笑出声来。

  

  沐小溪的头上戴着一顶高高的白色厨师帽,上身穿着一件雪白的厨师制服,左胸上大大的绣着“星际大厨”四个金色大字,虽然看起来有点儿夸张,但却绝不违和。

  

  神仙女儿沐小溪飘然从老爸沐云身边走过,一闪身进入了厨房,随后一阵仙乐般的锅碗瓢盆交响曲便传进了沐云的耳朵。

  

  之所以说是仙乐,是因为那音乐不但悦耳动听,而且还是神仙女儿演奏出来的。

  

  沐小溪在厨房里玩耍,沐云则躺在小客厅的沙发上接着想下午躺在床上还没有想完的问题。

  

  今天上午一上午的时间,沐云都没想通神仙女儿沐小溪为啥不陪自己出去转,也不让自己出去转。

  

  直到下午躺在床上,他才想明白,敢情神仙女儿沐小溪是逼他要规划自己和家人,不多的朋友和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的未来人生,而不是就这样一天傻乎乎,乐呵呵的过一天算一天。

  

  沐云刚一想到这儿,便感觉到神仙女儿急速的在闺房的墙上踢了几脚,仿佛在说:笨老爸,你才缓过神呀!

  

  沐云从黄河铁桥上向下栽落,额头撞击到那块黄河石的一瞬间,神仙女儿沐小溪归来了,他也算是重生了,神仙女儿的失而复得,也便算他获得了异能,神仙女儿的法力怎么可能没有老爸一份儿?

  

  如果是换作其他人,恐怕私心早已膨胀到月亮之上了,可沐云这个没追求的中年油腻老男人却只想着神仙女儿沐小溪陪他到处转转,连神仙女儿的妈妈和弟弟的幸福都不考虑,更别说其他人了。

  

  神仙女儿沐小溪很生气,所以今天她把老爸沐云禁足在家,就是逼他在家闭门思过,好在老爸沐云终于想明白了。

  

  沐云少年时,也曾有过很多梦想,想要少年得志,平步青云,纵横天下,救百姓于水火,为国家匡扶社稷。

  

  沐云也曾经梦想过仗剑天涯,惩恶扬善,仗义疏财,扶危济困,然而,残酷的现实却一次次击碎他不切实际的幻想,使自己一次次沦为需要被拯救的人。

  

  神仙女儿沐小溪的失而复得,本可以一步步去实现他的少年梦想,然而他却抱着金饭碗又想要去讨饭,又怎能不让神仙女儿感到失望?

  

  沐云正在天马行空的这么想着,忽听厨房内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应该是碗碎落地的声音,神仙女儿沐小溪用这个声音为她的交响曲划上了休止符。

  

  沐云走到小厨房门口,眯着眼睛问神仙女儿:“又调皮了?”

  

  此时,神仙女儿沐小溪身上的厨师服已换成了一身浅色的休闲家居服,家居服上圆润可爱的卡通小熊和神仙女儿微胖的娇媚形象看起来很搭。

  

  “嘿,还是老爸懂我,”神仙女儿抢前一步,在老爸沐云的额头上轻轻啄了一下,然后摊开双手:“可我要是不承认,你也没办法呀!”

  

  沐云苦笑了一下,神仙女儿沐小溪就是承认了,他也没有办法,他难道要让神仙女儿赔上一只碗?

  

  父女俩来到小客厅,神仙女儿用意念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里正在播放青州新闻,沐云只听到一则新闻的最后一句:后续报道请关注我台财经新闻。

  

  电视上紧接着出现的是两张特写画面,一帧是大字的横幅,一帧是手写的通知。

  

  张岚和儿子沐小宁是在上面这个新闻刚刚播完的时候一起开门进来的,两个人进门就看到沐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神仙女儿沐小溪在妈妈和弟弟打开门的那一瞬间转身回了在老爸沐云额头上的闺房。

  

  沐小溪不想在妈妈和弟弟在时隐身出现在老爸面前,她怕老爸分神引起妈妈和弟弟的怀疑,现在肯定还不是她回到两位亲人面前的最佳时间。

  

  在张岚和儿子沐小宁换衣服的时候,沐云把热腾腾的饭菜端到了小客厅的茶几上。

  

  因为是夏天,所以神仙女儿沐小溪做的比较清淡,清蒸石斑鱼,西芹虾仁,素炒青菜。

  

  弟弟沐小宁运动量大,需要多补充营养,神仙姐姐给弟弟最后准备的是一大盘酱肘花。

  

  主食则是馒头,薏米绿豆粥。

  

  沐云现在的身体被神仙女儿沐小溪改造成长时间不吃也不会饿,一直吃也不会饱,胃里一直都是处于刚刚好的状态。

  

  沐云现在是一直不睡也不会感觉到困乏,但和家人一起生活时该睡的时候也会睡,而且在家人看来还会睡的很香,梦呓、磨牙、打呼等辅助动作一样不少。

  

  至于三急,那已经是走得离沐云越来越远了,拉都拉不回来了。

  

  沐云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每天和张岚和儿子同处一个小两居的小天地里。

  

  吃过饭,张岚和儿子沐小宁都要抢着洗锅刷碗,被沐云给一把拦住了:“我整天就一闲人,还用你们做这些杂事儿,你俩先看电视,待会儿我有话和你们说。”

  

  神仙女儿沐小溪只用一秒钟的工夫就把一切都处理好了,沐云却在小厨房里待了十分钟,锅碗瓢盆交响曲也就响了十分钟,要不然就太假了不是?

  

  只是沐云演奏的交响曲有点儿难听,他最后也没好意思学神仙女儿划上那么一声休止符,交响曲一停,沐云就从小厨房里走了出来。

  

  沐云在茶几边的小凳上坐了下来,并随手调小了电视机的音量。

  

  沐云对张岚和儿子沐小宁说道:“咱们小区旁彩票店有人中了一个亿的大奖,这事儿你们听说了吗?”

  

  “听说了呀。”两个人异口同声回答道。

  

  张岚和儿子沐小宁之所以听说了而没有和沐云讲,是因为儿子觉得这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张岚则觉得,就是你沐云中了又如何。

  

  两个人还都想当然的认为,从大清早他们出门开始就在小区里吵得沸反盈天,在他们傍晚回来依旧热度不减的这么大个事儿,一天闲待在家里的沐云会不知道?

  

  沐云用轻描淡写的语气对张岚和儿子沐小宁说:“这个奖是我中的。”

  

  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着实震惊了张岚和儿子。

  

  儿子沐小宁急忙抓住沐云的手,连声问:“爸爸,是真的吗?真的是你中了一个亿的大奖吗?”

  

  沐云轻轻拉开儿子沐小宁的手,起身走向他和儿子住的卧室。

  

  不一会儿,沐云手里拿着一张彩票出来,交到了儿子沐小宁的手里:“你对一下。”

  

  沐云看到儿子的手有点哆嗦,但比任文礼确定了一千万从中国银行出来时的哆嗦要淡定多了。

  

  沐小宁拿了彩票,打开手机找到福彩官网,和福彩官网公布的双色球当期的大奖号码仔细核对起来。

  

  经过几遍核对,最后沐小宁终于确定是真的,他连忙把彩票和手机举到张岚面前。

  

  “妈妈,是真的,是真的!”

  

  张岚也仔细核对了一遍,准确无误,于是也终于有所动容。

  

  一个亿即使除过税和捐款也还有七千多万元,谁又能面对这多少辈子都挣不来的巨额财富而不心神激荡,忘乎所以呢?

  

  张岚从儿子沐小宁手里拿过彩票,又交到沐云手里,然后用有点发颤的声音问道:“你下来打算怎么用这个钱?”

  

  “我打算明天上午就去福彩中心把奖兑了,刨过两千万元的税,我打算给省红十字会捐一千万元,这个我就不和你们商量了。”

  

  福彩中大奖后缴20%的所得税,这是国家税法规定的,是必须要缴的,和谁商量都没用。

  

  至于给省红十字会一千万元的捐款,虽然沐云也听到不少关于红十字会的负面新闻,但那毕竟是少数,而且负面新闻的出现,本身就说明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只要你敢伸手,早晚都会被抓住的,沐云相信这一点。

  

  “下面我说的就是咱们可以商量的,”沐云接着对张岚说道。

  

  “我会给你开一张五千万元的银行卡,这是你和儿子以后的生活保障金,你和小宁商量看怎么处理,我再不参与。”

  

  “剩下的我考虑首先我们自己要换个大房子,我觉得跃层的240平左右的应该不错,过两年小宁要结婚的话,小两口住上面一层,如果爸妈也来住,应该也没问题。”

  

  “这些年你和小宁多亏了爸妈还有两个哥哥的照应,现在他们过得也不是很宽裕,所以我也想给两个哥哥各买一套房子,如果你还有什么想法,咱再商量。”

  

  “马鸣和马思这兄妹俩人都不错,家又是农村的,父母可能不能帮助他们太多,马鸣到处租房,花销大不说,关键是心里不踏实,也影响工作,我也想给兄妹俩买套房子。”

  

  沐云转头看了一下儿子沐小宁,才接着说道:“我还打算让马思做咱家的儿媳妇呢,关键是要看两个孩子有没有缘份。”

  

  沐小宁听爸爸说到自己,不好意思的一笑,低下头也不说话。

  

  沐云知道自己说中了儿子的心思,两个人之间肯定互有好感,至于以后怎么样,还得边走边看。

  

  至于当初想把沐云送进天堂的朋友师傅,毕竟人家是好心,跌入地狱是沐云自己修行没有到位,还有最后沐云才去还钱的豪爽工友王大哥,沐云都得去看看,表示表示心意。

  

  超市的小杨经理是个不错的姑娘,也应该感谢一下,卖给沐云黄河石的马晓自然要大力感谢,最后让他重生的,让神仙女儿重新归来的警察宋大哥更是沐云要重点感谢的对象。

  

  不过这些事情都得往后靠一靠,沐云得先把其他一些更重要的事情处理好。

  

  “暂时我能想到的也就是这些了,如果你们娘儿俩还有补充的,咱们再一起商量。”

  

  儿子沐小宁听到这,立马举起了手,“爸爸,我能要辆汽车吗?”

  

  “没问题,不过不能像个暴发户一样买几百万元的车,一百万元以下的车随便挑,明天你就去报名学驾照吧。”

  

  二十年了,儿子第一次向自己提要求,况且现在自己有这个能力了,沐云能不答应吗?

  

  儿子沐小宁听说一百万元以下的车他可以随便挑,非常高兴,一个亿他没有多少概念,但是一辆汽车,一辆好一点儿的汽车却是实实在在的,他难得调皮的给爸爸打了个飞吻。

  

  “男孩子之间不要这样,这样不好!”沐云转身回卧室去给儿子取钱,他没有看到张岚朝他斜了一眼,还男孩子!

  

  沐云再走出卧室时,手里拿了一沓钱,走到沙发前交给了儿子:

  

  “这是五千元钱,学驾照应该够了,下来还有什么需要,就给我说。”

  

  “好的,谢谢爸爸。”爸爸有钱了,儿子沐小宁也就不再客气,何况这钱还得交学开车的学费。

  

  这时张岚开口道:“你说的这些我没意见,暂时就这样吧。”

  

  “行,那我现在给马鸣打个电话,和他约个时间,把抵押贷款和配资公司的钱还了,把那边的房子先赎回来,暂时留着也是个念想儿。”

  

  本来沐云还想让张岚把工作辞掉,可想想人总得有点事儿干,如果张岚觉得不累,就先干着吧,不想干了再辞也不晚。

  

  从昨天上午神仙女儿沐小溪给了老爸沐云一个神奇的钱包和一个普通国产中档手机后,到现在他都再没动过那部手机。

  

  沐云回到卧室,从放在床头柜上的裤子裤兜里取出手机,却突然想起神仙女儿沐小溪昨天将手向后潇洒一挥前,并没有给他的新手机换上原来的手机卡。

  

  沐云正犹豫间,却看到手机屏幕突然亮了,屏幕上显示正在连接中,联系人正是自己要找的马鸣。

  

  随着电话的接通,更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手机中不但传来了声音,更是传来了实时的图像,而且图像可以由自己控制,随着自己的意念可远可近,可全景,可三百六十度慢摇。

  

  原来神仙女儿沐小溪除了给老爸沐云一个神奇的钱包外,还有一部神奇的手机!

  

  这时,手机听筒里传来了马鸣的声音:“喂,喂,沐叔叔!”

  

  “噢,噢,小马,我找你有点事儿,方便说话吗?”

  

  “嗯,方便,沐叔叔你说。”

  

  “是这样,房子抵押贷款的钱和得还你们公司的钱我明天可以还了,我想让你联系一下信诚公司的人,我想明天下午去还你们两家的钱,因为明天上午我才能拿到钱,你看可以吗?”

  

  “行,沐叔叔,我先和信诚公司的朋友联系一下,随后再给你打电话。”

  

  “好的。”通话过程中马鸣的一举一动和周围环境都清晰地呈现在沐云的眼前。

  

  不过沐云不能给马鸣说,他怕马鸣产生一种隐私随时被人偷窥的感觉。

  

  几分钟以后,马鸣又打来电话,说他和信诚公司的朋友已经约好,让沐云明天下午两点到公司找他,先把他们公司的款还了,他再带沐云去信诚公司还款。

  

  第二天,仍然是在张岚和儿子沐小宁分别去上班和上学之后,沐云和神仙女儿沐小溪直接平行穿越到了省福彩中心的大门口廊柱的一侧。

  

  省福彩中心的这道大门于是就成了一个神奇的大门。

  

  从大门外的人看来,福彩中心进去了一对父女,父亲普普通通,女儿却美若天仙,气质优雅。

  

  从大门内的人看来,进来的一对父女,中年女儿长相普普通通,七十岁左右的父亲却因一头白发略显有点儿仙风道骨的样子。

  

  如果任文礼这时要是看到这父女俩,一定会当场下跪感谢的,因为这两位就是他家长生牌位上的真神啊!

  

  沐云经过了登记,查验彩票,查验身份证,他还在交两千万元所得税的凭据上签了字。

  

  这期间沐云还根据福彩中心工作人员的安排,脸上戴着猪八戒的面具,手里捧着喜中双色球一亿元大奖的大纸牌子和福彩中心的一位主任一起照了相。

  

  沐云给省十字会设在省福彩中心的办公室捐了一千万元善款,省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向沐云父女俩表达了谢意并向沐云颁发了捐款证书。

  

  最终沐云和神仙女儿沐小溪是带着分别存有五千万元和两千万元的两张建行卡离开省福彩中心的。

  

  于是,沐云神奇钱包里的插卡处总算丰满了些,虽然后面这两张银行卡都是普通的正常银行卡,但只要进了这个神奇的钱包,那它就不是普通的正常银行卡了。

  

  沐云特意在省福彩中心附近的一家建行对两张建行卡进行了验证,两张卡和农行卡以及中行卡的表现一模一样。

  

  两张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建行卡是用尾号区分的,五千万元余额的尾号是5,两千万元余额的尾号是2。

  

  神仙女儿沐小溪是按照老爸沐云的要求挽着老爸的胳膊在黄河风情线上散步的。

  

  神仙女儿很美,五官立体,肤白如玉,明眸似一汪碧水,皓齿如珠玉镶嵌,身材高挑丰满,身型凹凸曼妙,微卷的深栗色长发配一袭白衣长裙更使她仙气飘飘。

  

  沐云觉得不时时把神仙女儿展示在众人面前,自己就会有一种明珠投暗,锦衣夜行的感觉。

  

  沐云在现在所住小区的附近可不敢明目张胆的让神仙女儿沐小溪出现。

  

  万一小区里有熟悉的人给张岚或者儿子沐小宁说起来,他就得把神仙女儿供出来,这是神仙女儿沐小溪不允许的,况且他也不能当个撕毁父女协议的叛徒不是?

  

  沐云胳膊上挽着神仙女儿,就这么遛达着在黄河风情线上慢慢前行。

  

  沐云的脚下是浅吟低唱的母亲河,身边是善解人意还有着通天法力的神仙女儿,沐云心里油然而生一种一旦拥有,夫复何求的感觉。

  

  神仙女儿沐小溪的美自然惊艳了不少人。

  

  有拿手机拍照的,也有录一段视频的,当他们回去查看照片或者视频时,却无一例外的发现,照片或者视频找不到了。

  

  他们在感到遗憾的同时也百思不得其解,当时自己明明检查了好几遍的?

  

  年轻人的思想大多还是比较纯净的,可一个中年男人却对神仙女儿沐小溪有了一些不好的想法。

  

  沐小溪自然不会容忍中年男人这些想法的出现,立马就让他毫无征兆的摔了个鼻青脸肿,中年男人不知是怎么回事,嘴里还骂骂咧咧的,那么就又是重重的一跤。

  

  中年男人半天都没爬起来,这才明白过来,连忙忍痛对着沐小溪和沐云的背影作揖求饶,这时父女俩已经走远了。

  

  沐云和神仙女儿还遇到了一位身形瘦小,一头白发的乞讨老奶奶,神仙女儿沐小溪用一眨眼的工夫就调查清楚了老人的情况。

  

  这是一位苦命的老人,人生的三大不幸全让她给遇上了,小时候爸妈陆续去世,她是吃村里的百家饭长大的。

  

  刚刚结婚几年,丈夫又因病去世了,她辛辛苦苦地把唯一的儿子拉扯大,又好不容易才给大龄儿子娶了个媳妇,过了些年安稳日子。

  

  这时悲剧再次重演,儿子媳妇在打工回家过年的途中又双双遭遇严重的车祸,最小的孙子也不幸夭折。

  

  老奶奶家里现在还有两个孙子孙女分别在上初中和小学,虽然村里有不少好心人的帮助,可毕竟是杯水车薪。

  

  老奶奶只要身体允许每天都要坐一个多小时的汽车从村里来青州城里乞讨,傍晚再坐一个多小时的汽车回到村里照顾孙子孙女。

  

  沐云几乎是和神仙女儿沐小溪同步了解到了这些情况,他当即从钱包里取了两次共一万多元人民币的现金塞到了老人乞讨用的包里。

  

  沐云又取出一张农行十万元的银行卡给老人,可无奈沐云解释了半天老奶奶还是不清楚银行卡是怎么回事儿,因为她以前连银行卡见都没有见过。

  

  沐云和神仙女儿沐小溪只好从附近的银行取出十万元现金放到了老人的包里,银行的保安都感觉纳闷儿,这得多大的土豪呀,连打发要饭的都是十万元现金。

  

  老人想要给沐云父女俩下跪道谢,却被一个凡人和一个神仙赶忙拦住了,老人最后是抹着眼泪一步三回头地和沐云父女俩分别的。

  

  下午,沐云在马鸣全程的陪同下,先还完了佳诚公司被打穿的保证金和配资利息,在还完信诚公司的贷款和利息后,沐云拿回了抵押的房产证。

  

  沐云还款的时间恰到好处,佳诚公司和信诚公司很快就会启动对沐云房产的拍卖程序,一旦进入拍卖程序他们和沐云都会很麻烦。

  

  马鸣虽然知道这个情况,可他也没有办法,一分钱有时也能难倒英雄汉,更何况对普通人来讲这还是一笔大数目的款项。

  

  昨晚沐云给他打电话,马鸣都还在半信半疑,直到沐云很轻松的把所有款项还清,他这才如释重负,从心底里替沐叔叔感到高兴。

  

  临分别时,沐云告诉马鸣,晚上把马思叫上一起到阿姨那边的家里吃饭,他有重要的事情要给马鸣兄妹俩说,马鸣也爽快的答应了。

  

  沐云还跟马鸣开玩笑说,你要是来吃饭觉得不好意思,那就多买点儿东西,马鸣知道沐云是在给他开玩笑,就笑着答应,一定,一定。

  

  傍晚,大家陆陆续续回到家,张岚比儿子沐小宁回家的时间还要早,沐云把那张存有五千万元的建行卡交给了张岚,密码是儿子生日的后六位数。

  

  张岚接过卡,轻声说:“我替儿子谢谢你。”沐云顺势拉住张岚的手,却被张岚轻轻挣脱了。

  

  “你都多大的人了,孩子们马上就到了。”张岚轻声嗔怪道,并没有真的生气。

  

  随即张岚又用更轻的声音说道:“晚上你搬过来吧。”然后不好意思的急忙闪进了小卧室。

  

  马鸣和马思兄妹俩是最后到的,马鸣这个答应着一定一定的家伙却是难得的空手而来。

  

  门是儿子沐小宁开的,沐云看到马鸣后,便对儿子故意说道,那个没拿东西的不要让进来,惹得后面的马思吃吃的笑。

  

  这时张岚也从小卧室里出来迎接两个孩子,兄妹俩赶紧和张岚打招呼,沐云让张岚和几个孩子先看电视。

  

  马鸣和马思对经过神仙女儿沐小溪改造过的普通水果赞不绝口,一致认为沐叔叔挑选水果的眼光好,就在这几天,张岚和儿子沐小宁已经不吃自己从外面买回来的东西了。

  

  本来沐云认为八个菜一个汤已经够了,却不料今天马鸣和沐小宁在饭桌上的表现超好,带动张岚和马思也多吃了不少。

  

  沐云最后只得又去厨房里面装模作样的表演了一番,又端了两个菜出来才结束了这顿晚饭,饭后,三个孩子收拾卫生,洗刷碗筷,张岚则又回了小卧室。

  

  沐云等几个孩子收拾完毕,先关掉了电视机,让三个孩子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则坐在茶几侧面的小凳上,面前的茶几上摆放了三份一厚一薄的六个红包。

  

  沐云先讲了几句话,大意就是我中了一个亿的大奖,希望大家帮我花点儿,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同时也是为了马鸣和马思的健康和前途考虑,要给兄妹俩买套房子。

  

  沐云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马鸣兄妹俩还能说什么,只得接受,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对得起叔叔阿姨的一片心意。

  

  这时候马思看向沐小宁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柔情密意。

  

  接下来自然就是发红包仪式,每个大红包里是一万元现金,小红包里则是一张十万元的农行卡,密码统一是6个6。

  

  每个孩子都是先鞠躬表示感谢,再领取红包,搞得就像领导给员工发年终奖似的。

  

  最后,马鸣兄妹俩和沐云张岚告别,沐小宁送马思回学校。

  

  几个孩子刚走,沐云便急忙夹着被子来到了张岚的小卧室。

  

  在沐云出他和儿子沐小宁的卧室前,神仙女儿沐小溪就先给老爸沐云打了招呼,今晚她要出去玩儿了,明天早上才回来,并说以后都是这样。

  

  沐云一点儿都不担心神仙女儿的安全,连声说好,沐小溪给他翻了个白眼,瞬间消失不见。

  

  沐云到了张岚的小卧室后,精神放松,思想上没有一点儿压力,倒是张岚很害羞,连床头柜上的台灯都关了。

  

  儿子沐小宁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来,他一看爸爸不在卧室,床上的被子也不在,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

  

  沐小宁心里想:反正本来就是自己的老爸老妈,爱咋咋地吧。

  

(本章完)

下载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排行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二维码
Android版 IOS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