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爆仓
5/36

再度爆仓

  

  第二天,沐云早早地就起床了,他觉得今天特别神清气爽,他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这块黄河石确实能让他强健身心。

  

  洗漱完毕,沐云胡乱作了些扭腰甩胯的动作,又抬了抬胳膊踢了踢腿,算是作了早锻炼。

  

  沐云打开了值班室的电视,便双手抱着那块黄河石看起了新闻,沐云自昨天从马晓手里再次接过那块黄河石以后,就觉得自己时刻都离不开她了。

  

  沐云觉得抱着那块黄河石,就好象张岚就在自己身边,心里充满着平静、详和、甜蜜的感觉,这种感觉自张岚带着儿子沐小宁离开后,他就再也没有体会过。

  

  早上八点钟,沐云打开了超市后门,今天值班的小杨经理也准时来到了超市,二人作了交接,移交了前后门钥匙,沐云便下班了。

  

  沐云临走时,小杨经理特意盯着他的脸问道:“沐师傅,你今天气色特别好,是要去相亲呢?还是昨天炒股挣了钱?”

  

  小杨经理不但知道沐云早就离了婚,而且也知道他还在炒股,但她却不知道沐云把房子抵押高杠杆配资炒股的事情,而且沐云也确实赚了大钱。

  

  沐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因为小杨经理虽然是胡乱猜测,却也确实猜中了他的实际情况。

  

  沐云这不到一周就赚了七八十万元,虽然还只是纸上富贵,但只要他今天卖出股票,这七八十万元立马就是真金白银,如果是一个普通人,恐怕早就乐疯了。

  

  沐云毕竟曾被股市深深伤害过,付出过惨重的代价,所以这种喜悦便淡了许多,可喜悦毕竟还是喜悦的。

  

  自从昨天拥有了现在还在手里握着的黄河石,沐云感觉就像是张岚回到了自己身边,这和相亲又有什么两样?

  

  接下来的几天青州的天气非常好,阳光普照,火热的股市更是当仁不让,早已拿出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架式,天天收阳。

  

  沐云持有的那只创业板股票自然也是天天收阳,这周五更是又拉出了一根光头光脚的大阳线,在最高价位上收盘。

  

  这几天,沐云所到之处,听到最多的就是股票和赚钱的声音,公交车上,黄河岸边,人们热烈地谈论着股市和股票。

  

  几位退休的老兄晨练时打招呼都变成了你昨天进了只啥股票呀,今天你又准备买哪只股票呀这样的招呼方式。

  

  沐云在菜市场买菜时,就碰到过一位卖菜大妈正在一本正经的向相邻的一位卖肉的大叔推荐股票。

  

  “老侯,你听我的,就买北熊实业,昨天我从电视上听朱专家说了,这只股票刚突破压力位,以后上涨空间广阔着呢,唉,前天听朱专家说的香香股份我买少了,才赚了一千多块钱。”

  

  沐云虽然是在超市值夜班,可他买菜买肉几乎从来不在超市买,他觉得还是菜市场的菜和肉更新鲜一些。

  

  这几天无论走到哪儿,沐云手里都握着或捧着那块黄河石,以至于一次在公交车上,坐在他身边的一位古灵精怪的小姑娘笑嘻嘻的问他道:

  

  “哎,大叔,这是你请的护身符吗?”沐云和善的对她笑笑,没有回答,心里却在大声说:“是的!”

  

  周五收盘后,沐云特意查了一下配资账户,帐户余额显示市值已超过了340万元,赢利已接近140万元,初步达到了沐云的赢利目标范围,不过卖出股票时有一定的手续费和印花税,还需要付出6万元左右的贷款利息,沐云想在下周一看情况就可以考虑出货了。

  

  沐云觉得既然已经吃到了肥美的鱼身,就不要贪得无厌的去啃塞不了多少牙缝的鱼尾了吧,人一定要懂得适可而止,见好就收!

  

  按照正常的情况,应该是当一只股票出现强势上涨时,你不要设定这只股票的上涨的幅度,它的上涨幅度是由庄家设定的,可你不知道。

  

  当然,如果你要是庄家的大舅子或者小姨子,那就又另当别论了。

  

  如果大势好,庄家可能会上调这只股票的涨幅,如果大势不好,庄家有可能会下调这只股票的涨幅。

  

  你所要做的,就是只需按照这只股票的K线图形作出判断就可以了,当然这中间还不能出现利空,尤其是重大利空,不论是大盘还是这只股票自身。

  

  一旦这只股票K线的5日均线拐头向下并且下穿了10日均线,往往意味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只股票现在的价位就是阶段性的高点,你一定要选择离场。

  

  如果不出现这种情况,你只需耐心持股即可,但对于加了杠杆的,尤其是对加了大杠杆的沐云来说,很可能等不到这种k线图形出现,就已经爆仓了。

  

  十年前类似爆仓的惨痛经历,使沐云失去了温暖的家庭,慈爱的母亲,这次如果再次爆仓,对沐云来讲将是真正的爆仓。

  

  曾经常常给沐云带来温情和痛苦双重回忆的这套老房子将不再属于他,对于沐云来说,这里不仅仅是他的存身之处,遮风挡雨的地方,更是他心灵的庇护所。

  

  周五晚上,沐云和儿子沐小宁在电话中约好,周六下午沐云带儿子沐小宁逛街,给他买双新鞋,晚上两个人一起在外面吃饭。

  

  沐云和张岚都有彼此的手机号码,但两个人几乎没有通过几次话,张岚是不想,沐云是不敢。

  

  逢年过节,沐云给张岚发过去的祝福短信,张岚也只是简单的回复两个字谢谢。

  

  沐云挂断了儿子沐小宁的电话后,顺便给马鸣也打了个电话,得知这周马鸣特别忙,天天都在加班。

  

  由于股市的持续火爆,前来申请配资的客户络绎不绝,以至于马鸣的公司老板也在为钱发愁,正在到处找人筹钱。

  

  周六下午沐云早早地就赶到了张岚家,手里拿的自然是像长在手上的那块黄河石,开门的是儿子沐小宁,张岚还在午睡。

  

  儿子沐小宁知道爸爸肯定要见见妈妈,他在给沐云倒了杯水后,又随手打开了电视机,因为怕影响妈妈午睡,所以他把电视机的声音也调小了。

  

  沐云小声的叫了声小宁,待儿子沐小宁转过身,他便招了招手,然后用右手指了指自己左手上托着的黄河石。

  

  在沐云的指点下,儿子沐小宁也很快就发现了小姐姐,沐云告诉他这小姐姐很像年轻时的妈妈,儿子歪头想了想,再仔细看了看,也说像。

  

  张岚的身材现在有点儿发福走形,儿子沐小宁还得调取他小时候的记忆。

  

  张岚在沐云敲门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这时也起了床,在卫生间洗把脸后来到了客厅,她见父子两个在研究一块黄河石,也没在意,坐到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沐云等了一会儿,见张岚也不理他,便从同样对黄河石爱不释手的儿子手里拿过黄河石,讪讪地凑近张岚说:

  

  “张岚,前几天我淘了块黄河石,你看看这上面有啥。”

  

  张岚转过头仅仅只看了一眼那块黄河石,便怔住了,两行眼泪从眼睛里无声地滑落下来。

  

  张岚的表现让沐云吃了一惊,他用手轻轻拍了一下张岚的胳膊,轻声问:“张岚,你没事儿吧?”

  

  “我突然觉得心里很难受。”

  

  “需不需要到医院去看看?”

  

  像沐云和张岚这个年纪,最容易得心脏或血管方面的疾病,所以平时的健康检查很重要。

  

  “不用,我缓缓就好了。”

  

  张岚从沐云手里拿过黄河石,把黄河石贴在脸上,也不说话,眼泪还是一个劲地往下流。

  

  沐云和沐小宁父子俩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儿子沐小宁从卫生间里拿出一条浸过凉水的毛巾,他想让妈妈擦擦脸。

  

  张岚把黄河石递还给沐云,接过儿子手里的毛巾,边擦脸便起身向卫生间走去。

  

  过了一会儿,张岚从卫生间里洗完脸出来,平静了一下情绪对沐云说:“你不是还要给小宁买鞋吗?你们去吧,我这里没事儿。”

  

  在确信张岚没有什么身体上的不适之后,沐云父子俩这才转身出门,沐云虽然是满腹狐疑,但是对儿子沐小宁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于是他们父子俩便闷闷地走,在商场沐云给儿子沐小宁买了一双国产品牌的旅游鞋,透气型的,价格也不贵。

  

  沐云陪着儿子沐小宁买冷饮的时候,意外地碰到了和儿子同班的两个小女孩,沐云便替两个小女孩买了单。

  

  两个小女孩和沐小宁边喝冷饮边聊了一会儿,然后才向沐云道谢着离开。

  

  沐云明显感觉到长相文静的女孩对儿子颇有好感,大概二人性格相近吧,儿子沐小宁的身上有股忧郁的气质,长相也还算俊朗。

  

  因为儿子沐小宁还操心着妈妈的身体,沐云也没有多大兴致,两个人也就不打算再胡转了,父子俩一起吃晚饭的计划也随之取消。

  

  沐云给儿子沐小宁买了些零食,其中也有张岚喜欢的,儿子就先坐公交车回家了,沐云则拐了个弯儿,沿着黄河风情线慢慢往回走,反正时间还早。

  

  周一,沐云和值班经理办过交接,便匆匆忙忙往家里赶。

  

  沐云心里操着今天要卖股票的事儿,感觉也没什么胃口,所以每天要在回家之前先在小区门口的牛肉面馆里吃碗牛肉面的习惯也就做了改变。

  

  这时小区门口那个牛肉面馆的老板刚好从小区里出来,手里拎了个大黑塑料袋,方方正正的也不知装了个什么东西。

  

  他见沐云从外面回来没往自己店里拐,便随口打招呼道:“沐师傅,今天换口味了?”

  

  “哎,昨天吃得不合适,今天没胃口。”沐云还夸张的拍了下肚子。

  

  沐云也一改往日9:15才坐到电脑前的习惯,刚一回到家就先把手里握着的黄河石小心地放到电脑桌上,然后随手打开了电脑,想看看这只创业板股票早上有没有什么新消息。

  

  沐云先大概浏览了一下,发现这只股票并没有什么新消息,他的心里也就不着急了,于是便把电脑画面定格在这只创业板股票的画面上,静等开盘。

  

  沐云心里没有什么类似大战来临前的紧张心情,反倒心里很是平静,他还专门给自己烧了点儿开水,沏了杯淡茶,白开水无味,茶浓沐云则嫌苦。

  

  9:15,这只股票的集合竞价正常,比昨天的收盘价略高,幅度正常。

  

  9:25,开盘正常,股票价格比集合竞价又高了一点儿,幅度也正常,买盘很多,卖盘很少,这意味着这只股票正常交易后会有一个快速向上冲高的过程。

  

  9:30,交易正常,随着成交量的不断放大,这只股票的股价迅速上涨超过了5个点,然后在5-6个点之间强势震荡。

  

  此时,沐云早已把配资账户的交易画面打开,提前把委托全仓卖出设定好,以保证随时可以卖出。

  

  沐云如果在这个时间卖出全部股票,刨去手续费,印花税,配资利息,抵押贷款利息等各种费用,他的这次配资炒股的纯收益将会超过150万元,刚好达到他的预期目标。

  

  正当沐云考虑是否先卖出一半股票,先将一半的利润落袋为安时,大额买单开始不断涌现,这只股票迅速上冲,1分钟就直接攻上了涨停板,涨停板上的买单也迅速堆积到了10万手之多。

  

  此时的大盘却不给力,早盘高开后稍作上冲便开始震荡下行,此时已下跌近1个点儿,成交量也有所放大。

  

  正常情况下,今天大盘应该会收出一个1个点儿到2个点儿之间的中阴线,如果出现这么一个中阴线,从K线组合上看也是很正常的。

  

  沐云又回头研究了一下自己的股票,大单封单仍然超过了10万多手,成交明细反映出的成交量也只有几十手到一百手之间。

  

  再看这只股票的K线组合,是最典型的二次启动上涨行情,急速上涨,脱离整理区,继续拉升。

  

  再看涨幅,这只股票从底部上涨算起,涨幅刚刚超过100%,一般庄家做庄,一倍基本保底,三五倍也算正常。

  

  2006年的大牛市中涨幅最大的股票涨了六十几倍,涨幅十几倍的股票比比皆是。

  

  沐云做了一个决定,今天不卖股票了,他要在明天开盘时再卖。

  

  他甚至已经在憧憬着明天股票能高开多少,多挣的钱能不能让他们一家三口到欧洲旅游半个月。

  

  沐云的心在这一刻突然变大了,连新马泰都看不上了,至于会不会是一家三口,沐云心里倒是真不敢确定的。

  

  俗话说,盲目的自信是会害死人的。

  

  沐云已经完美的吃到了鱼身,这只股票上涨了100%,沐云赚了超过80%,如果这时沐云卖掉股票,他的纯利润将接近160万元,比他预计要赚的多了近10万元。

  

  此时如果沐云再仔细研究一下成交明细,也许就能察觉到庄家的险恶用心,然而他太自信了。

  

  正是由于沐云的盲目自信,正是由于他的一个错误决定,开启了他后半生的奇异旅程,成就了沐云一个完美的家庭,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沐云是在上午11点关上电脑的,此时离股市下午收盘还有4个小时。

  

  这4个小时也将是沐云前半生最美好的时光,然后也会有一段时间是他前半生的至暗时刻。

  

  沐云惬意的喝完已经放凉了的淡茶,又续了一杯,他打算办完事情后回来再喝,然后高兴地拿起电脑桌上的黄河石,难得的哼着小曲儿就下楼了。

  

  本来沐云打算卖了股票后就给儿子沐小宁和马鸣各办一张银行卡,然后分别把给他们的110万元和20万元打到银行卡里,今天虽然股票不卖了,可银行卡还是要办的。

  

  为了儿子沐小宁和马鸣的方便,他决定到建行给儿子办卡,到信合给马鸣办卡,之所以要给马鸣在信合办卡,沐云是觉得在自己想办法让马鸣收下20万元后,马鸣百分之百的会把这些钱交给他的父母。

  

  如果是信合银行卡,马鸣在农村的父母取钱就会方便很多。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沐云走在马路上,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夏天的酷热,反而觉得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路上的行人都用看傻子一样的眼光看着在大太阳底下慢慢走着的沐云。

  

  你说他傻吧,看起来似乎也不像,穿着打扮也很齐整,但你说他不傻吧,也不像,哪有在大太阳底下慢悠悠散步的?

  

  最后大家一致认为,沐云是一个初级傻子,或者说也可以叫傻子1.0版。

  

  沐云先找到的是信合,因为办银行卡要复印身份证留存,所以用的是沐云的名字,到时把密码告诉马鸣就行了。

  

  他同样用自己的名字给儿子沐小宁办了张银行卡,两张卡的密码都是儿子的生日后六位数。

  

  沐云把两张银行卡办完,已是下午接近两点钟了,沐云早上没有吃早饭,这时便感到了饥肠辘辘。

  

  沐云停下脚步,往街道两边张望了一下,然后选择了一家小川菜馆。

  

  这个时间已不是饭点儿,小川菜馆里除了打瞌睡的老板娘趴在收银台上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人。

  

  沐云轻声敲了敲收银台,老板娘这才惊醒过来。

  

  一看沐云站在对面,忙开口问道:“老板,想吃点儿啥?”

  

  “来个熘肥肠,一份儿红烧肉,一个炒青菜,再来两个米饭,一瓶啤酒。”

  

  沐云慢慢对着墙上的菜单点菜,一边心里想,这个老板娘会说话,把打工的也能叫成老板,生意应该做的不错。

  

  这就是沐云老土了,在这个时候,退休老太太之间打招呼都叫美女的,只要有人愿意,要饭的也可以被叫成老板。

  

  老板娘把沐云点的菜一一记下,这才到后面把正在午休的丈夫兼厨师叫醒。

  

  因为菜基本上都是半成品或者成品,所以三个菜和米饭很快就摆到了沐云的面前,啤酒是先前老板娘开启了瓶盖早就拿过来了的,还有一个一次性纸杯。

  

  沐云尝了一段肥肠,味道很是不错,他很快便吃完了午餐。

  

  在沐云结账的时候,他的手机闹钟响了,提醒他再有10分钟股市就要收盘了。

  

  如果这时沐云打开手机看一下股票,他的前半生的至暗时刻也许就不会到来,他的精彩的后半生也许就不会开启。

  

  沐云却是果断的关掉了手机闹钟,继续结账,在他临出门时,老板娘还不忘甜甜的说了句:“老板走好,欢迎以后常来呀。”

  

  沐云悠哉悠哉地晃回家,来到电脑桌前先把拿在手上的黄河石放好,又把已经凉好很久的凉茶一饮而尽。

  

  沐云这才慢条斯理的打开电脑,想重温一下激情时刻。

  

  大盘和沐云预计的差不多,跌了不到2个点儿,当他打开自己那只股票画面的时候,他却一下子惊呆了。

  

  沐云不相信的又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千真万确!

  

  沐云的心一下子从快乐的云端跌到了痛苦的谷底,他的全身就像是三九天浇冰水,从头凉到了脚,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沐云的股票,就是那只不久前还给他带来无限希望和美好憧憬的创业板股票此时静静地躺在沐云的面前。

  

  只是她变了,从天使变成了魔鬼。

  

  上午11点,在沐云关掉电脑的时候,她是红色的,是涨停的,是堆积了10万手买单的。

  

  4个小时以后,她却是绿色的,是跌停的,是堆积了10万手卖单的。

  

  发生这种变化的节点,正是2:50闹钟提醒沐云的时候,这个时间他正在小川菜馆里结午餐的账。

  

  沐云吃了一顿对于真正的土豪来讲可能根本不算贵的午餐,但对于他这个普通人来讲却是天价的午餐。

  

  就在沐云午餐结账的几分钟时间,这只创业板股票不但放巨量打开了涨停板,而且还在几分钟内直线下坠重重跌落到了跌停板上。

  

  不过几分钟的变化,沐云配资账户上的账面损失已经接近了70万元!

  

  今天已经毫无办法,沐云担心的是明天、后天、大后天,如果情况依旧还是很糟糕,那就彻底和沐云没关系了,一切的一切就全都和沐云没关系了。

  

  沐云就一直这么坐着,一动不动,直到房间里慢慢的黑了下来。

  

  沐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他麻木地关了早已是黑屏的电脑,上了趟卫生间,然后下楼走向值夜班的超市。

  

  今天值班的恰好又是小杨经理,她看出了沐云的异样,关心的问他:

  

  “沐师傅,你的脸色很不好,不行的话找个人替你一晚上?”

  

  “不用了,谢谢!”沐云摇了摇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接着说道:“杨经理,我不想干了,你们尽快找个人替我吧。”

  

  小杨经理盯着沐云看了一会儿,然后轻声说了个好。

  

  沐云几乎一夜没有合眼,他在半夜用手机在跌停板价位上委托卖出那只创业板股票。

  

  第二天,沐云没有打开电脑,他从手机上看到自己的股票直接以跌停板开盘,卖盘上几十万手的封单让他有点绝望,他感觉自己像是跌进了地狱的十八层。

  

  小杨经理的效率很高,在下午就给沐云打来了电话,说已找好了人,让他好好休息,并说替他争取了一个月工资的补助,让他明天去财务室结算。

  

  全程都是小杨经理在说话,沐云最后只说了声谢谢,便挂断了手机。

  

  两年来,沐云第一次晚上睡到了家里,在夜里,他迷迷糊糊梦到了母亲,在梦里,母亲带着慈祥的笑容在向他招手。

  

  第五天,沐云再度爆仓,他的配资账户的保证金已被打穿,他的房产抵押贷款剩下的60%够不够付被打穿的保证金还是个未知数,他一无所有了。

  

(本章完)

下载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排行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二维码
Android版 IOS版